做个春天种树,秋天扫落叶的人

   发表于:  2018-7-8   阅读:670次

作者:简媜

  把父母赐我的名姓,还给故乡。

  山川曾经濯我面目,我终究不能以山为冠、以水为带,做一个樵夫钓叟。

  此时,我仍是无名姓之人,寻找安身的草舍。天地如此宽宏大量,我终会找到自己的卧榻。

  春花锦簇,让给少年、姑娘去采吧!这世间需要年轻的心去合梦,一代代地把关睢的歌谣唱下去。不管江山如何易容,总会有春暖花乱,这是江山的道理,它必须给年轻的心一处可以寄托的梦土,让他们毫不迟疑地拎着梦,去找梦中人。

  夏风蛙鼓,让给庄稼去听吧!柴米汕盐的日子总要有人去数算,这世间才会有壮硕的孩童。土地不管如何贫瘠,它总能种出可以果腹的粮食,这是土地的道理。只要还有最后一户庄稼夫妇愿意胼手胝足,石砾的土地也能养出健壮的儿女的。

  秋夜的星月,让给寒窗士子去赏吧!经籍固然白了少年头,那些千古不灭的道理总要有人去说破,这杨间才能懂礼数。

  腊月的冷冽,让我独尝罢。

  我愿意在这方圆百里无村无店的山头,搭一间简陋的柴屋,储存薪木,在门前高高挂起一盏灯,招引雪夜中赶路的人,来与我煮一壶酒。

  我是个半盲的人,是尊贵之身是白丁流民,都请进喝酒。

  我是个半聋的人,是江湖恩怨是冤家宿仇,既喝酒就不宜多说。

  我是个半哑的人,人的故事,山川风月比我更清楚;要听道理,士子僧侣比我更了然;要问路,樵夫钓叟比我更熟知。

  你若问我姓名?我说,柴屋、青松、白石、雪暮,随你称呼。

  你若问我,走的是哪条路?我说,是哭过能笑,记时能忘,醒后能醉的那条小径。

  你还要问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说,是个春天种树,秋天扫落叶的人。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