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云南:战火中的爱情

   发表于:  2018-5-22   阅读:257次

作者:龙云南

  现世的爱情是两情相悦你侬我侬,是电影巧克力加鲜花,是煲不完的电话粥撒不尽的狗粮,而战争年代的爱情,却是闪耀着血色的生死与共。

  瓦希里本是俄罗斯的一位牧羊童,自小在爷爷的教导下,掌握了射击的技巧,长大后被征入对抗纳粹保卫祖国的军队中。在前进的火车上,他看见一位在拥挤的人堆中仍手捧书本专心阅读的女孩。

  到达斯大林格勒后不久的一次反围剿中,他靠精淮的枪法,一口气射杀了七名德军,帮助政委丹尼洛夫脱险。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中,他成了妇孺皆知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在热情好客的平民费太太家里,他第二次和丹尼娅相遇了。此时的他已经是大名鼎鼎的狙击手,她只是莫斯科大学毕业后立志上前线的女民兵。他惊讶的望着她,脸上略带喜悦的表情在说:“我见过你,你就是火车上看书的漂亮女孩。”可他什么也没说,倒是听见她疑惑地说:“我……见过你。”当她把报纸上的战斗英雄和眼前的这位英俊小伙子联系起来时,眼神里的疑惑变成了惊喜与崇拜。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瓦希里给俄罗斯人民带来了巨大信心。这也令德军惶恐不安,他们从柏林派来了老谋深算的纳粹枪手、已获少校军衔的康尼专门对付瓦希里。

  丹尼娅懂德语,被丹尼洛夫调去当通讯兵。再次见到身着军官服、马上要受到赫鲁晓夫接见的瓦希里时,她觉得有亲切感,开玩笑说:“你穿上新制服好英俊……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别交还。”他反而略显腼腆:“可能要交还。”面对她诚挚的祝福,他只用“嗯”和“谢谢”作为回答。没有谁知道,这个背负着大家的厚望、梦中都为自己的失手而自责的大男孩,要全力应对那场生死较量,只能把一颗萌动的心深深隐藏。

  受丹尼洛夫委托,瓦希里劝阻丹尼娅上前线。深入交谈后他才了解到她内心燃烧的家仇国恨,明白了战火与鲜血无法熄灭眼前这个女孩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支枪。此时两个年轻人的心开始彼此理解、靠拢。

  再次出征之前的清晨,他喝着热茶,忍不住侧过头去望望女兵中和衣而睡的她。尽管光线不够明亮,但这毫不妨碍他从心里看见她那张姣好明媚的脸。他浑身充满了力量,拿起枪,再投入到和康尼的决斗中去。

  德军向斯大林格勒发动了全面进攻,而此时的瓦希里仍然被凶悍的纳粹枪手扼制着,接连损失了几名观察员,枪也掉在了一米开外的地方,他靠在空地上一个废弃的灶台后面,一动也不敢动,康尼黑洞洞的枪口正从斜上方对淮他。丹尼娅担心着他的安危,冒死从暖气管道里爬到了他身后的颓墙边。两个人相互配合。丹尼娅用一面镜子反射阳光晃花了康尼的眼,瓦希里一跃而起抓枪射击康尼,不够幸运的是子弹只擦掉了他手上的一点皮。

  晚上,大家在军营里尽情释放压力与欢乐,瓦希里告诉丹尼娅,战士们知道自己活不久,能从战壕里活着回来,算是赚了一天,所以每一杯茶每一根香烟,都成了小小的庆祝。他眼神痴迷,露出无限向往:“如果我能活下去,我想在工厂干活,站在高高的铁走廊上,不用穿蓝工作服,又对工人们的一切了如指掌……”看见丹尼尔理解与支持的眼神,他无奈地笑了:“拥有不能实现的梦想,真难过。”这是他们认识以来最快乐最长久的一次对话,也就是在这个夜晚,他们用眼神告诉对方:我爱你,不管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我都要用生命来爱你。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被抹上了油彩,美好得炫目。丹尼娅每天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上天,我们才刚相遇,请不要夺走我的瓦希里。值守在防空洞的凌晨,瓦希里睁开眼就看见丹尼娅左手支着脑袋看着自己,用一种甜蜜的声音说:“你连睡梦中也皱眉头,不断扯鼻鼾——像猪一样,还说梦话。”平常得近乎粗俗的话,在与死神朝夕相伴的日子里,显得那么动人。

  丹尼娅在送费太太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瓦希里从丹尼洛夫口中得知她牺牲的噩耗时,瞄淮敌人的双眼流下两行热泪。丹尼洛夫用自己的生命将康尼引出来后,瓦希里将敌人一枪毙命。

  1943年2月3日,经过180天的战斗,斯大林格勒上空响起了胜利的乐音。战后的瓦希里奔波了两个月,辗转战地大小医院,终于找到躺在病床上的丹尼娅……

  战火与硝烟,毁灭了人世间无数的美好,而他们——瓦希里和丹尼娅之间的爱情——渲染了血色的浪漫,如涅槃的凤凰,永生。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