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奇清:湍流与活水

   发表于:  2018-4-4   阅读:377次

作者:段奇清

  非洲刚果河的下游,其仅320公里的印加河段,却有着美国密西西比河5倍的流量。那轰然如雷鸣般奔腾的流水,千万年来,让陆地上的一切生命望而生畏、退避三舍。

  印加河段那湍急的水流像无数急骤而力量巨大的鞭子,重则将鱼儿于一瞬间抽打成水浆齑末,轻则将那鱼群冲撞得七零八落,最终因各个鱼儿不能相遇,无法繁殖而消亡。多少年来,科学家皆认为这一段湍流是鱼鳖虾蟹等水中生命的坟墓,仿佛是地地道道的死亡之水。

  然而不久前,进化生物学家对印加湍流附近水域中的鱼类开展研究,其结果让进化生物学家感到惊异:湍流对包括鱼类的所有生命个体都是致命的,却也孕育了若干种新鱼类物种。眼下,研究人员用DNA差异法,已确定了印加湍流至少孕育了4个鱼的新物种。

  世界上最大、最致命的湍流,也是生命的活水,是孕育新生命的搖篮。

  人生亦是如此。人们无不喜欢平静,但是,波澜不惊的生命河流,充其量只能生活着一群拘泥守旧、固步自封的人。而在生命的激流中,消失陨灭的只是那些不思变革、过惯了平稳日子的人。勇于向磨难、挫折挑战的人,也就会有着超越自我的蜕变与发展。

  苏东坡曾说:“物固有以安而生变兮,亦有以用危而求安。”这里的“变”指的是变故,是遇险和罹难。“用危而求安”,甚或用危来引起蜕变,这才是大智大勇,是一般人很难拥有的。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