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其实你很美

   发表于:  2018-3-22   阅读:1444次

作者:马德

  我在鞋摊修鞋的时候,一个女孩远远地跑过来,朝修鞋的喊:“嘿,你看我怎么样?”

  修鞋的是个40多岁的男人,由于五官比例严重失调,所以长相局促。他坐在浓荫蔽日的大树下,一边飞针走线,一边微抬眼皮扫了女孩一眼,然后,他笑了,说:“看到了,不就是又添了一副眼镜嘛。”

  男人尽管笑得很平静,但还是满脸的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女孩的年龄并不大,像一个高中生,却比高中生多了几分世俗的媚气。我也注意到了她的那副眼镜,粉红的镜片,特别圆,特别大,夸张得像蜻蜓的复眼。

  女孩对男人的这一发现很不满意,她微微地把眼镜向上推了推,说:“嘿,我说呀,你这个人也真是,你再看看。”修鞋的男人身子前倾,脖子微伸,仔细端详过后,一拍大腿,锐声说:“嘿,这女子,你还真把它做了。”

  女孩把眼睛往下一拉,说:“这不就得了,我还以为你就会修鞋呢。美容院说了,让我这两天不要洗脸,这副眼镜,是来遮挡阳光的,防感染!”原来,女孩刚拉了双眼皮。说完,她便从包里找出支烟,兀自抽了起来。

  我,以及树荫下几个纳凉的人面面相觑,女孩的做派,着实让我们感到吃惊和意外。

  正这时,女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女孩看了看,便把手中的两个袋子往修鞋匠的摊位上一丢,说了声“你给我看着”,便往一旁接电话去了。

  见她走远了,修鞋的男人朝我们一努嘴,说:“这女子呀,一天到晚和一帮小混混在网吧里混,废了。”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五官平静,却一脸的冷漠与厌弃。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树荫下,一个面皮白净干部模样的老人适时地搭讪过来。修鞋的男人说:“啊,是这样。她原来在一家加油站当服务员,我常去给摩托车加油,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哦,看来,这个孩子很早就不上学了。”老人有些惋惜。

  “对,初中都没上完。这女子命不好,父母亲很早就离异了,她判给了父亲。结果,父亲扔下她,到东北做买卖,一去就没回来。据说,现在,早就另立新家了。她还有一个哥,判给了母亲,后来,母亲也离家出走了。她哥现在种地,自己刚够活命,没有钱供她上学,也很少管她。所以,她老早就跑到社会上来混了。”

  不过,这女子上学的时候,学习还不错呢。接下来,修鞋的男人便有一搭无一搭地讲起女孩上初中的一些故事。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才回来。她一边拾掇她的手提袋,一边指手画脚地朝修鞋的说:“嗨,我跟你说,我刚才瞅见我的那帮哥们儿啦,他们都夸我呢,说我这双眼皮拉得够水平,够美呢。”

  “闺女,其实你不拉双眼皮也很美的!”女孩突然扭过头,朝我们这边看过来。她满脸的惊愕和意外,这句话于她,仿佛是一声惊雷。

  说话的还是那位干部模样的老人。他说:“闺女,刚才我听修鞋的说,你上初中的时候,懂事好学,是一个艰苦朴素的好学生哩。说你舍不得花钱吃食堂,每天带几个馒头去学校,掰开馒头,放点酱,放点咸菜,就是一顿饭。就凭这个,我敢断言你是个好闺女,你的美啊,在心里。”

  老人的话,像春日的暖阳,刚才还附着在女孩身上的那些俗气媚气痞气,像一层水汽,遇了这暖阳,瞬间便蒸发得无影无踪了。女孩低着头,那一刻,安静得像个聆听父母教导的学生。

  “孩子,你本来就挺美的。上天不会辜负谁,一颗美的心灵,终究是会为一个人的人生长出奇迹来的……”老人的话句句语重心长,仿佛面前的这个女孩,就是他的一个孙女。

  女孩开始落泪,她说:“谢谢你大爷,这么长时间了,没有谁和我说过这些话,真的谢谢你。”说完,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钱夹来,又从钱夹的最里一层,拿出一片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来交给老人,她说:“这是我的初中班主任给我的最后的一次操行评语,我一直保存着,是的,大爷,我是一个好孩子,我也该是一个好孩子……”说完后,她便掩面哭泣着离开了。

  ——这个社会,有许多这样的女孩和男孩,他们因为家庭的不幸,而各自沉沦在自我的人生里。他们需要拯救和关怀,却从来都缺少真正的呵护和引领。今天,老人的一番话,以及这番话背后真诚而人性的关爱态度,给了女孩深深的触动。也许,这一番话,最后会幻化成一条温暖的手臂,把女孩从人生的泥淖中拉出来。

  这个世界有多少沉沦的孩子,其实,就取决于你,我,以及整个社会,对他们所持有的态度。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