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智林:开一扇窗,留一盏灯

   发表于:  2018-2-26   阅读:588次

作者:郭智林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开一扇窗,留一盏灯——有灯就有人。

  ——题记

  这是一个故事。

  故事说的是:在一片群山环抱之中,有一个小山村。村里有一对年轻人,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下田,一起回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的叫俊生,女的叫春花。时间长了,慢慢地两个人也像普天之下大多数男女一样,日久生情,他们相爱了。没过多少时间,结了婚。婚后过了几年,两个人添了一对儿女,人丁兴旺。可家里艰难的生活状况并没有因为儿女的降生而有所改变,人口的增加反而让一家人的生活变得更加窘迫起来。

  为了改变这种生活状态,丈夫俊生决定走出深山到山外的世界打拼一番。于是跟着村里的一些人进城打工去了。留下妻子春花独自一人领着一双儿女艰难生活。过了几年,丈夫俊生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长期的分离生活,不忍心妻子独自一人操持家务的辛苦,回到了山村。

  过了几年,村里修通了通往山外的公路。路通了,车也跑起来了。进山的大车源源不断地把山里的石头运进了城里盖房子用。丈夫俊生也学会了开车,给别人当司机,从山里往山外运石头。虽说一去一回少则十天,多则半月,但总比当初进城打工一去一年要强得多了。

  每次丈夫一出车,妻子春花当晚就会在自家院里高高地挂起一盏灯,从夜到明,夜夜不熄。每次直到看见丈夫平安进了家门,妻子才会去摘下那盏灯。孩子们大了非常不解,就问妈妈,为什么晚上睡觉了还要留盏灯?春花总是笑着说:灯亮着,一是给爸爸回家照个亮;二是告诉爸爸,家里有人,我们都在。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雨天路滑,丈夫俊生由于疲劳驾驶出了车祸从山上翻了下去,死了。死的样子非常惨烈,村里人害怕春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觉地隐瞒下来,没人告诉春花。俊生的兄嫂偷偷地处理了俊生的后事,把他埋了。俊生没有驾驶证,属于无照驾驶,因此半点补偿也没有得到。村里人就这样瞒了春花半年多,春花后来还是知道了全部实情。从那时起,丈夫俊生最后一次出车后,春花点起的灯每晚一直点着,亮着,再未灭过。

  又过了很多年,孩子们也长大了,春花也老了,眼睛也瞎了。可不管刮风下雨,霜雪雾冻,每次只要晚上灯一灭,春花就像有感应一样,即使是睡着了也能知晓灯是否熄灭了,一定要让孩子们重新把灯点上。

  再后来,春花也走了。孩子们葬了母亲,并把母亲生前用过的很多物件都一起埋了,唯独留下了那盏灯。并像母亲在世时一样,夜夜让那盏灯亮着。

  长大后的兄妹俩慢慢富裕了,也有了钱。兄妹俩一合计,自费为全村的大路小路和家家户户都装上了电灯,让全村都亮了起来。但既使是这样,兄妹俩也从未熄灭过母亲故居前的那盏灯。它就那么整夜亮着,亮着,发出的仍是那点微光。

  故事完了。

  【本文原题:灯】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