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一只蝶

   发表于:  2018-1-4   阅读:1699次

作者:方华林

  徜徉于宋词花海,我犹如花间一只蝶。

  花中之王,国色天香,当数东坡词,雍容华丽,大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这样一个全才,人生却是起起落落,总是被天南海北地贬。这一切皆因其才华太出众,总遭人妒忌。但东坡的豪放,总是会让这一切风轻云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西北望,射天狼。”东坡的豪放中总带着一股执着劲,“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还有那股非比寻常的乐观,“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样一个豪放乐观的人,其实也有他细腻的一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墙里秋千墙外道,多情总被无情恼。”对亡妻的深厚感情更是感人,“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样至情至性的一个人,对生活又那样的热爱,真真切切地活着,体验着人世间所有的悲欢,不悲,不喜。

  花中的傲霜枝当属辛弃疾的词了,凌霜怒放,泼泼洒洒。这个传奇式的英雄人物,年轻时战功显赫,早年的军旅生涯奠定了他的人生基调——豪迈、悲壮。“醉里挑灯看剑”,“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可英雄最怕壮志未酬,“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这样的悲叹,穿越整个时空,震撼着一代又一代爱国志士的心。

  难能可贵的是,英雄,也有着普通人一样的敏感触觉。“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样的英雄才真实,有满腔热血,也有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海棠无香,枯枝上点点猩红花瓣,个性,嫣然,这当属李清照的词。早期伉俪情深,赌书泼茶,小儿女的情思弥漫。“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后期南渡之后,失去夫君,失去家国河山,徒留惆怅。“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独自守着窗儿,怎生得黑?”

  我总觉得,一个女人一生都应优雅从容地活着。岁月静好时,应尽情热爱,不负春光,不负韶华。颠沛流离之际,更应好好爱自己。黄昏时,东篱把酒,菊丛暗香盈袖,静听梧桐秋雨,这样闲适的人生,不也是一样美好吗?何苦为难自己,“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步入暮年的女人,万水千山走过,心中应是波澜不惊的。

  犹如灿烂的太阳花,热情燃烧着生命的,当属柳永词了。这个多情才子,却到晚年才及第。年轻时的一腔才华,全流连于烟花柳巷了,却硬是将爱情写到极致,“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这一生,皆在追逐神圣的爱情中度过,阅尽世间女子,却依然保留心中的那份真情,实属不易。

  就像那午夜昙花,芳香扑鼻,却只留刹那芳华的,便是岳飞词了。这样一位彪炳千秋的爱国战将,他的词也是那样的豪情万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可英雄最痛苦的便是“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令人扼腕叹息!同为爱国词人的还有陆游,犹如一朵火红的山茶花,敦实、热烈。词人有着火一般的爱国心,“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更有着杜鹃啼血般的真情,那首怀念前妻唐婉的词,最是让人肝肠寸断,“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几次造访沈园,那儿,成了英雄心中永远的一块硬伤。

  欧阳修的词,就如那三月桃花,灿烂如霞,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笔触却是如此细腻。“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忽然发现,再严肃的人物,内心也有他可爱的一面。

  晏殊父子的婉约词,犹如艳丽的玫瑰,深深地触动着人们的感官神经。“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盡天涯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好一对才华横溢的父子!首首词作,淡淡的情思,浓浓的花香。

  秦观,这位婉约派一代词宗,其词作如池中莲花,超凡脱俗,一尘不染。虽一生仕途坎坷,三十七岁才中进士,最后官至太学博士,国史馆编修。枯燥的文史编修工作搅得人焦头烂额,可这丝毫不减他的细腻心思,他的词风格外清新绮丽。“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杜鹃声里斜阳暮。”“澄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简直美得惊艳!

  雪中寒梅,铮铮傲骨,却又不乏缕缕幽香的,当属范仲淹的词了。“碧云天,黄叶地。”“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杜康与清泪,侠骨与柔情,在同一个人的身上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了。姜夔的词,一如那一枝独秀的郁金香,静静开放。终生未仕的他,一生转徙江湖,词风清劲。“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大宋江山风雨飘摇,物是人非之感撼动人心。

  还有周邦彦的格律词,“登临望故园,谁识京华倦客?”贺铸的“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黄庭坚的“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蒋捷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诸如此类的妙语佳句实在太多,令人心醉。

  宋词的这片花海,知名的,不知名的花儿齐聚一堂,成就了满园芳菲,留给世人一片精神的后花园。总喜欢闲时手捧一本宋词,那么随意的布局,那么和谐的韵脚,那么美的意境。尤其是在雨天,一盏清茶伴着雨声,听风,听雨,听自己的满心欢喜。慢慢回到宋词中的那种慢生活:小桥流水、斜阳巷陌,秋水长天一色。

  浮华退却,内心渐渐宁静。岂不美哉?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