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玉善:讨厌自己

   发表于:  2017-11-27 19:58 Monday   阅读:1021次

作者:傅玉善

  太阳讨厌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给了月亮;晴天讨厌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给了风雨;夏天讨厌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给了冬季。你哪天讨厌自己了,会不会把世界交给我?而我真的会一往无前地接受你所有的所有!我讨厌自己了,真想把自己托付给你,可是你连正眼都不看一看,这令我无比心痛。我不愿意说你是在蔑视一个生命的存在,起码漠视、辜负了我自以为是的满腔热情!就算是一厢情愿的多情,我还是不相信花开真的无意,水流真的无情!

  老萧说:讨厌自己就是在长大,讨厌自己就是在成熟。而我发现,讨厌自己不是在成长而是在衰老,讨厌自己不是在成熟,而是在枯萎!一直用彩色的谎言包装自己,掩盖自己的丑陋,希望自己做到得体大方,到头来发现完美一天比一天离我远去。我已不再是当初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自然本份的自己,已经是效颦的东施,越打扮丑陋越是步步紧逼。

  总是认为讨厌自己是好事,这样可以使这个世界更完美!每天提醒自己和颜悦色去面对每个人每一件事,用一颗包容的心去宽恕世界所有的不对。没想到我的大度与和蔼,在有良知的人眼中只是善良,在缺乏良知的人的眼中却变成了懦弱。遇到不顺心的从不想埋怨别人,总是不停地检讨自己,把所有的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懒得和争议计较较量。殊不知,宽容非但没有做到慈善,反而纵容了邪恶!做一个好人真的不易,费尽心机真想把自己做成一只通透的水晶,结果把自己捏成了一个肮脏的泥团。希望成为一切人的真命天子,私下里,扪心自问,做到没?答案只有一个——永远也无法做到。

  有人说,我就是一绝缘体,原则大于一切,可以抛开所有的人情世故和个人得失。暗地里自我褒义地评价:君子之交淡如水,感情的最高历练。殊不知没有为别人打开那扇门,别人也不为自己开半扇窗。父母批评,我就是保不了本的傻瓜。妻子埋怨,我就是无能熊包一个。是呀,邻居做泥瓦匠的都能把孩子择校、工作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城里卖了两套三居室大房子,大事小事办得游刃有余。我呢?大凡办事总感觉力不从心,当无力回天的时刻就无比讨厌自己,然而还是我行我素无法放宽自己。摸着后脑勺细细一想,此生只一点比邻居强,就是没有换妻子。我经常问自己真是否绝缘体?我可不是绝缘体,充其量只是半导体,工作那条线还能得到同事家人的首肯。

  有位哲人说:人生总得做几件蠢事,我不是哲人经常做蠢事错事也就无可厚非了,这样想想心里好受很多。尽管如此想,还是对我做出的每一件错事耿耿于怀,因为把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了心上,以至夜不能寐,煞费苦心想办法去弥补,但是很多事真的于事无补,更多的弄巧成拙,达到一错再错的尴尬境地。一位朋友问大家:你们愿意做一个快乐的人还是痛苦的人?大家的回答基本一致:傻子才愿意做痛苦的人。哲学家苏格拉底曾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快乐的猪,一种是痛苦的人。看样子做人何其艰难,要做人首先必须是痛的,世界上只有在苦痛深渊中挣扎且偷偷着快乐的人。

  我讨厌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不站在邪恶的那方也不敢站在正义那方,在邪恶面前,成了旁观者。再也看不见小偷那罪恶的手,再也看不见暴力的拳头与利刃,再也看不见路上摔倒的行者,再也划不清是与非的界限。我不再勇敢,也不想勇敢。我在法律和道德的范畴里无比纠结,总认为道德应该高于法律,然而人们无法要求道德无条件去约束坏人。活着活着,总是留下许多肮脏的习惯,那些习惯是恶性的,很是害人。活着活着,我一天天变得理智,理智应该是良性的吧,结果理智培养出了麻木,原来理智也并不可靠。记得老萧在一次谈论生活的时候来段幽默: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粒尘埃。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忘记仇恨,忘记人世间的过失和仇恨,这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乐事吧。可是,当那些学会牢记的人,把我的不是一件一件数落,把针尖的小事挑剔而出吹成硕大的气球时,也曾试图去挖掘对方的过失,可是大脑里一遍一遍播放着的都是别人的好。忘记在牢记面前输得好惨。我想该去认真读读尔虞我诈的三国了,诚实的风险的确太大。靠忘记活着真的太粗心,务必向牢记的人学习学习那份细致了。

  在荣耀面前,我主动礼让,在利益面前,我主动出局,在胜利面前,我一再谦虚,在困难面前,我却是踌躇满志。无底线的退让,导致一切一切的利益远远落后于同事了,知者善解我的是无私,不知者开始怀疑我的能力。生活的天平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被利益压迫得难以喘息,不再向高尚这端倾斜了。

  没啥,一切都不是事,只要你讨厌自己了,像月亮把自己交给太阳一样,愿意把世界交给我,就足够,这就足够了……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