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心灵更自由!

首页 >> >> 每个名字都是别人的牵挂

每个名字都是别人的牵挂

发布于:2017-11-2 阅读:734人次



    

作者:包利民

  闲暇时我经常去家门前的一个小公园里散步,那里有个小小的凉亭,几个老人每天都在那儿闲聊,与不远处树荫下热火朝天打扑克牌下棋的人相比,他们显得很悠然闲淡。有时谈得久了,他们会站起身,拿着巨大的如拖布般的笔,蘸着小桶里的水,在亭前方石板空地上写字。

  这几个老者都有着深厚的书法功力,我看着他们或堂堂正正或龙飞凤舞的字迹,总会让心平静下来,如西边的小河,清澈而灵动。看得久了,发现他们各自都有几个字写得尤为出色,那几个字不管出现在他们的哪个作品里,都是那么突出。或许他们自己并没有察觉,可是我日日欣赏之下,看得分明。

  在这几个老者那里盘桓了一会儿之后,我便走向公园深处,那里也别有天地。五六个大娘在那儿吹拉弹唱,各擅一样,然后乐声歌声随风远送。我会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几曲终了,休息,她们便开始热烈地唠起家常。听得久了,便记住了她们每个人嘴里经常出现的几个名字,或儿女,或孙子孙女,那些孩子,在她们的讲述中优秀无比。而她们也是一脸幸福,然后和别人分享交换着幸福。一下午的光阴就这样温柔地流走,在琴声里,在温暖里。

  就是在这个公园里,我也经常会遇到一个朋友,我们并不相约,却总能邂逅。她在一所中学当老师,每次遇见,她都会笑说:“我们也不是偶遇,而是你经常来这里,我一来当然能看到你了!说起来,也是你在等我!”我们都大笑,笑声里荡漾着如河流般的纯澈。

  她当班主任,还担任着两个班的语文老师,时间很紧,不过,一有空闲,她就会来这里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有时我们会一起看老者在地上写字,或听听大娘们拉琴唱歌唠家常。偶尔我们也会说一会儿话,听她讲班上的事,还有她教过的学生,在她的心里,不知记得多少学生的名字,听得出她对每一个名字都有着一份牵念。

  她说:“我几乎记得教过的所有学生的名字,倒不是教师的职业让我记得他们,而是我记得每一个名字后的那张脸。”她常常想象着离开的学生们怎样地成长成熟,走出校门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样一份淡淡的牵挂,成为她的一种幸福。

  这一天在公园里又遇见她,便问:“你说记得所有学生的名字,不是因为是教师的原因,那是为什么呢?”

  她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仿佛陷入久远的回忆中。她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给我讲她的经历。她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里长大。从小就不知道亲情为何物,而且那时她性格孤僻,对谁都很冷漠,就算有人关心她,也换不来她的笑脸。就是这样一年年成长,她封闭着自己的内心,无伤害侵入,也无春风温润。

  “幸好有我们的老院长在,不管我怎样冷漠叛逆,他都不讨厌我,依然关心我,他对我的付出,比福利院里别的孩子更多一些!”她脸上带着微笑,徜徉在自己的故事中。

  老院长是个盲人,当她少年时,老院长已经七十多岁了。她本来没有姓也没有名字,院里的人给她起了一个,她极不喜欢。每次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心里都极为反感。老院长叫了一次她的名字后,就再也不叫了,听见是她都是“丫头丫头”地喊,即使她依然不理,老院长也叫得亲切。

  然后有一天,老院长病倒了,弥留之际,院里的孩子,无论多大的,都拥挤在屋里屋外,流泪悲伤。老院长很平静,他侧耳听着每个孩子的声音,然后他便叫:“梦痕,梦痕!”大家都很迷惑,不知老院长在叫谁,院里并没有叫梦痕的孩子。

  当时,她在人群之后,心里也有着难过,可眼中却无泪。老院长叫了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心中有着巨大的感动和震动。她挤到床前,老院长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说:“知道你给自己起了名,打扫卫生的阿姨在你本子上看到告诉我的,多好的名字啊,所以我就记住了!”

  她的泪潸然而下,把心中的坚冰消融成无边无际的暖流。

  在七月的阳光下,她的微笑直入心灵,她说:“那时看琼瑶的小说,就偷偷改成那样的名字,老院长却一直记得,临死前还叫我的名字。那以后我就知道,即使是我深藏的名字,也是别人心里的牵挂。所以我就记住那些学生的名字,不管他们怎么样,也都是我的牵挂!”

  边说边走,就到了那个小凉亭前,几个老者正在地上用水写字。我们站在那儿看,我就告诉她,他们每个人都有几个字写得特别好。比如正在写字的这个老者,在他的字中,“忠孝仁义”四字写得最好,这四个字,每一个出现在他写的作品中,都最惹眼。她问我为什么,我说这个老先生可能儒家思想深重,她想了想,摇头否定。我反问她,她不答,却走上前去,说:“老师你好,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老者笔不停留,只是笑着点头。她问:“老师,您的子女中,名字里是不是有忠孝仁义这几个字呢?”

  老者终于停下笔,很惊讶地抬起头,说:“是啊!我有三个儿子,叫忠孝、忠仁、忠义,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那一刻我便明白为什么他这几个写得这么好了,不管他在寫什么作品,心中那几个名字都在默默地影响着,所以,那几个孩子名字里的字,便不知不觉地融进了一种情感。想来另外几个老者也是如此,正是因为心有所念,那几个字才会与众不同。

  我们的名字,总会是某些人心里的惦念,或亲人、或朋友、或素未谋面的知心者。而我们的心里,也记挂着一些名字,仿佛美好的咒语,每一想起,每一念起,便让世界多了一些温暖,一些柔软,一些热爱。


评论:

分享
2017-11-05 17:29
写的太精彩了,谢谢

发表评论: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