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军雄:母亲的四季

   发表于:  2017-7-27 9:43 Thursday   阅读:1641次

作者:何军雄

  01-春

  冬雪还没有融化,一个身影却已在村头翘首张望。

  母亲赶在冬的前头,用步伐丈量着春的行程。

  春天的影子慢慢清晰,母亲的目光却渐渐模糊。

  母亲用最质朴的方式,亲吻土地的芳香。

  曲僵了一个冬日的土地,舒展了自己的筋骨,母亲紧皱的眉宇露出慧心的笑容。

  挥动着手中的犁耙,把希望播撒在田地间。母亲撒下的每一粒籽种,都如同我伏笔写下的文字,在纸张间疯狂的滋长。

  母亲热心照料每一粒庄稼,如同照料自己的孩子一般。

  母亲在乡间小路与晨光晚霞一道,早出晚归,身影与山路一般弯曲。

  春风裹住身躯的那个人就是母亲,雨水打湿在田间的那个人还是母亲。

  村头的柳树与母亲一道,站成一种姿势。

  02-夏

  绿色涌动,麦苗疯长。

  母亲的身影在田间每走动一次,那些凌乱的杂草,都会低一次高傲的头颅。

  一行行绿色的稻田,如同我的一行行诗句,行行都是母亲辛勤的汗水和纯朴的教诲。

  母亲亲手种下的五谷杂粮,在夏日里长成喂养心脏的唯一口粮。

  骄阳似火。

  一场雨露,浇灌着农田,滋润着母亲不再口干舌燥。

  傍晚时分,蛙声四起。

  在夏日寂静的夜晚,母亲独守着一份清凉。

  麦苗与母亲一道享受着绿色的韵律,稻田的香味弥漫着整个乡村。

  母亲,在夏日站成一颗参天大树,儿子在树下避风遮雨。

  03-秋

  秋风拂过,麦浪翻滚。

  母亲把秋日的金黄,收割成一幅金灿灿的画卷。

  如同我彻夜的书写,终成一首短句的初稿。

  秋日辉煌,母亲收获了喜悦,收获了希望。

  母亲的镰刀,把我的稿纸划破,我所有的情感,都暴露在字里行间。

  行走在秋日的麦田,母亲的身影在秋色中摇戈成一株庄稼。

  傍晚,在乡间小路上步伐阑珊,行动迟缓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母亲。

  秋日,母亲与庄稼完成了最后的契约。

  母亲把麦田收拾停当,把来年的种子放进粮仓。

  04-冬

  热闹了多半年的土地,终于停歇下来。

  母亲把犁耙檫试得发亮,比我的笔尖还要锋利。

  冬雪还没有来临,母亲还在田间地头走来晃去。

  世间空旷的莫过于土地和心灵。母亲的心中,唯有土地才能滋养生命。

  母亲把犁耙停放在我的稿纸上,那些锈气在纸间留下一丝残印。

  一场雪,覆盖了所有的景致,唯有母亲和村口的柳树,依旧耸立在村头,守望着乡村。

  暖阳高照,母亲又在地头,察看商情,明年该种大豆还是高粱。

  一眼土炕,填满了母亲四季的冷暖。

  这个冬天,我只看见母亲的额头又增添的几缕白发。

  作者简介:何军雄,1976年生,甘肃会宁人,系中国诗歌学会、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国内外一百多家刊物发表诗歌、散文五百余首(篇),已出版诗集《雪地上的书生》。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