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云南:天上掉下来的爱情

   发表于:  2017-6-7 19:53 Wednesday   阅读:1238次

作者:龙云南【文集

  她和他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初见他时,吃着他从路边买来的烤红薯,她就知道他不是个懂得风花雪月的人。像每一个内心对爱情有着无限美好憧憬的女人一样,她渴望一份浪漫到老的爱情。但是……算了吧,生活不可能是琼瑶剧——女主角经常幸福得泪眼婆娑,用柔柔的声音娇嗔地说:“别把我宠坏了哦!”

  走进婚姻后,她藏起所有与爱情有关的浪漫构想,不指望收到他送的鲜花,也从没在结婚纪念日生日等特殊时候表现出任何对意外惊喜的渴望。而且她也并不认为鲜花或戒指能够给她带来幸福感,能够给她的婚姻增加什么保障。过日子嘛,只要不像她的父母每天在争吵打闹中度过,对于一度对婚姻有恐惧心理的她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她不奢望自己的婚姻幸福指数有多高,认真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

  她一直都记得一段婚姻幸福的法则:每天照镜子时对自己说,看看你自己吧,你该感谢上天,没让你遇上一个更差的。这句话虽然搁在心里硌得人生疼,但是她知道这是句大实话。

  她知道他是个节约的人,就不乱花钱,领了工资都交到他手上,她可以一连几周不出门买东西,家里一切开支由他打理。她甚至可以半年不买一件新衣,也不管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如何。

  也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形容她命运的转折——上帝的眷顾?无意插柳柳成荫?苦心人天不负?经过多年的磨合,熟悉了彼此之后,她头脑中绷紧的那根弦才慢慢松弛下来,不需要在他面前刻意表现得像一个贤妻良母。而他,仿佛懂得她的需要似的,没有鲜花首饰,却给他越来越多的感动。夏天,她上火了,他从市场买了绿豆,头天晚上淘洗干净,半夜里把粥插电熬好,第二天清早又把粥盛出来,让她一起床就可以喝到不热不凉温度刚刚好的绿豆粥了。

  慢慢的,她觉得自己更像自己了,可以天真,可以单纯,甚至可以撒娇可以坏。他修剪花草,她会把他修剪下来的枝枝叶叶放进花盆,吟一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她梳完头,会在他头上轻轻的鼓捣几下,笑着说:“给你设计一个新发型,帅!”听见他从外面回来开门的声音,她会像小鸟一样飞过去,等他换完鞋子,故作神秘地对他说:“我想请你吃东西。”他问,什么呢?看见他憨憨的样子,乐了:“吃亏!来——我们一起套被子。”于是两人乐呵呵的弄起来,大力抖动的时候,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她觉得自己快醉了。

  再后来他们多了一些习惯。他炒菜时,她总在旁边打下手或学厨艺,兼任“常委”。她尝一口后也会夹些菜送到他嘴里,两人一边吃着一边做下一碗菜。她洗碗时总是不系围裙,他会过来半责备半怜惜的说:“你这样会把衣服弄脏的。”然后拿着围裙从她的头顶套到脖子上,再把双手伸到她腰际把带子系好。她空着两手微笑着由他摆弄。等她洗完碗,他就会把灶台再收拾一遍,把地拖干净。

  他有时会有些奇葩的表达:“冰箱里还有个苹果,你拿出来热一下吃吧。”她愣了:“热一下?”“对,你现在拿出来,过一会儿吃的时候就不那么凉了。”冬天的晚上,他对烤火的她说:“我先去把被子焐暖和了,你再来啊!”这些,大概是天下最动人的情话吧?听得她心里泛起一阵暖波,每次离家去上班都有十分不舍,仿佛此一去会隔万水千山十年八载,而他还不忘幽上一默:“好了,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让正难受的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每次回家她都喜不自胜,估摸着他和儿子都不在家,正好做一回田螺姑娘,包上几盘饺子,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看见那些被他修剪得干净整齐的花草,他拖过的地板,垃圾桶上他系着的橡皮绳,觉得满屋子都是爱情的味道。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