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心灵更自由!

首页 >> 心灵 >> 马德:你是不是个急性子?

马德:你是不是个急性子?

发布于:2017-6-4 分类:心灵 阅读:1213人次



    

作者:马德【文集

  动物中,驴是十足的急性子。尝见一驴,拉车去远,蹄疾身轻,矫健如飞,毫不惜力。然则时间不长,便气力殆尽。车夫笑对众人说:“这种牲畜,十里欢,没出息。”本来驴拙厚老实,有劲就使,不耍奸头,但这种不计后路的急性子,虽尽心竭力,但往往不得口碑。家畜中,憨厚的名份有牛的,谁听说过有驴的。

  我曾经揣度过壁虎。灯光下,在一断壁上凝视良久,尽管壁虎的步履在蹑手蹑脚中含着雍容华贵,但我总疑心它有一颗按捺不住的心,毕竟一只蚊虫不会等它良久。在壁虎扑向猎物的一刹,我明白了,它也是性急的,只是镇静了许多,懂得了控制自己的内心,是急性子中的含蓄者。

  人就大不同。有的人性急,如重炮藏胸,这种人逢事就点火,鲁莽有余而智勇不足;而另一类人却要缓和得多,心中虽翻江倒海,但形诸于色的却仅是一溪湍流。

  古代有一屠夫,酒徒。一日,友人邀而相饮。友人雅士,推杯换盏间,尽显名士风范。屠夫酒量颇大,自感不足,性急之中征问友人,可有大斛。友人知其善饮,命下人取一巨斛来。那料下人去了便不见踪影,屠夫耐不住,竟自己奔入厨房,取来一大瓢。屠夫以巨瓢豪饮,席间众人哂笑者甚多。性急的人有时候伤风雅,屠夫便是一例。

  说书的人治急性子,一绝。书到关键处,戛然而止,性急人急等下文,往往吃受不了。有一人,听《水浒》,自打潘金莲遇了西门庆,促成苟且之事,就急盼着武松回来。武松回来后,又急等拿了西门庆等人的狗头。事情一波三折,祭了王婆,杀了淫妇,直到狮子桥酒楼下取了西门庆项上人头,他才松了一口气。由于数天茶饭不思,人已整整瘦下一圈。这样的急性子很可爱,似乎又没有多少必要。

  性子急了,有时候也碰巧成事。早些年的时候,父亲讲村里有一户人家,男人是个急性子,秋天了,莜麦将黄还未黄透,男人就想把莜麦收回来,女人骂他吃了急急屁,一村人都不忙,你着急啥?男人没有听女人的,把几十亩的莜麦收了回来。恰是那一年,秋后一场冰雹,地里的庄稼颗粒不剩。惟独这个男人收到仓里一些粮食。冬天时候,有的人家将就不过去,男人就从仓里收些莜麦送过去。好多人家靠他的接济活过了那个年月。

  一溪水,沉静内敛,悠悠无声,这样慢,于是大家约略就觉得沉闷。但求快又不一定合适,揠苗助长快,拉痢疾快,抽羊角风更快,结果却怕人。所以,对于性子,没有必要求全责备。你去欣赏就足够了,或许它所裸露出的缺憾美,原本就是生活呈现给这个纷繁世界的一份珍贵的礼物。

标签: 坚强 乐观 人生 心灵 社会 成长 职场 新知 文化 文苑 人文 看法 教育 马德文集



发表评论: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