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来荠菜香

   发表于:  2017-2-13   阅读:3110次

作者:李丹崖

  荠菜是最土气的乡间吃食,当然,也是如今最时髦的城市吃食。中国人向来推崇“否极泰来”和“返璞归真”这八个字,用在荠菜身上也合适。

  为什么呢?

  小时候,总听老辈人说,每逢过贱年(皖北人对“饥荒年月”的通俗说法),村子里的人就疯狂到田间挖荠菜,用荠菜剁碎,添加一些杂粮面,做成饽饽来充饥,那时候,荠菜不是调味品,也不当蔬菜吃,而是“面不够,菜来凑”,它就是个充数的家伙。

  十几岁时,我见母亲把荠菜裹面粉蒸食,异常鲜美,在皖北人眼里,一切蔬菜皆可蒸食。荠菜这时候才真正脱去“凑数”的配角,名副其实地称之为“菜”。

  后来,去省城合肥上了大学,常常在合肥街头遇见小吃摊点,手推车推着,里面装着两副炉灶,多为夫妻档,男的擀面皮,女的包馅儿,做的正是荠菜馅儿的饺子。我一直很奇怪,合肥的餐馆里很少能买到纯肉馅儿的饺子,要吃,都是荠菜馅儿的,对荠菜,那叫一个钟爱有加。所以,在合肥的那几年,所有关于饺子的印象,都飘着淡淡的荠菜香味。

  去年,我去南京旅游,住在一家民宿里,清晨醒来,店主人端上来一道菜,我看起来甚为惊奇——荠菜花煮鸡蛋。问其何故,才知道那一日是农历三月初三,女店主说,今天是上巳节,我们这里有一种风俗就是吃荠菜花煮的鸡蛋,能消灾辟邪,保各位旅途顺达。这趟旅程,因为有了女主人的热心和荠菜花的清香,显得格外别致。

  关于上巳节吃荠菜花的习俗,我查阅了一下资料,竟然源于人们对荠菜的崇拜,原来,传说农历三月初三是荠菜的生日,这一天吃荠菜,取的是“吉祥”的谐音,讨个好彩头。

  除此之外,《西湖游览志》也有这样的记载:“三月三日男女皆戴荠菜花。谚云: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这取的是一个好看!而顾禄则在《清嘉录》里这样说,“荠菜花俗呼野菜花,因谚有三月三蚂蚁上灶山之语,三日人家皆以野菜花置灶径上,以厌虫蚁。侵晨村童叫卖不绝。或妇女簪髻上以祈清目,俗号眼亮花。”原来,眼前一亮,只因荠菜花耀眼所致。真是开了眼界。

  百般吃法,百般装扮,荠菜显得百般讨人喜欢。其实,喜欢吃荠菜的何止今人?

  苏东坡也对荠菜青睐有加,甚至可以说是欲罢不能。他曾在《与徐十二书》里这样写到:“今日食荠极美……虽不甘于五味,而有味外之美,其法取荠一二升许,净择,入淘米三合,冷水三升,生姜不去皮,捶两指大同入釜中,浇生油一砚壳,当于羹面上……不得入盐醋,君若知此味,则陆海八珍,皆可鄙厌也”。陆海八珍又算得了什么,和荠菜比起来,全都白瞎。如此赞美荠菜,恐怕古今中外尚属第一人。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正值阳春,当这篇文章即将收尾的时候,透过敞开的窗口,闻见邻居家的厨房里飘来荠菜的香。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