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心灵更自由!

首页 >> 文苑 >> 冰天雪地里的老家

冰天雪地里的老家

发布于:2016-12-5 分类:文苑 阅读:769人次



    

作者:孙秀琴

  我的老家在东北最北的省份——黑龙江,每逢冬季,那里变成了冰天雪地的童话世界。那里有电影《林海雪源》的拍摄地——雪乡,雪乡也正因为娱乐节目《爸爸去哪》在雪乡录制而闻名全国,被称之为中国雪乡。雪乡的雪别具风格,不仅积雪厚而且富有粘性,房檐边会出现一个圆圆的弧度,在一排排大红灯笼映照下边角显得更加温婉柔媚。

  冬天玩冰雪是北方孩子的最爱。三哥大我五岁,是离我最近的哥哥。由于心灵手巧,打小他就是一个小小发明家,会自己亲自发明并制作适合不同季节的各种玩具,他是我崇拜的偶像。寒冬来临之前,他会打来粗细不同的桔杆,做一只庞大的鸟笼,这种鸟笼叫做滚笼。待下雪的时候,把这只人人羡慕的“杰作”放在自家院子里,笼子顶部的两侧放上滚轴,轴心穿上十字的小栅栏,向下顺延在一个斜线上,都放上这样的滚轴,栅栏上放上麦穗。下雪时候,鸟儿饥饿就会来食麦穗,踩在辊子边上的细细的小棍子上,十字的小栅栏就会因鸟的体重失去平衡,翻转下去,将鸟儿扣在下面,鸟儿就顺着这种结构,沿着斜线翻滚至笼子的底部,它下落的同时,十字的小栅栏就自动恢复原位,任凭多大的力气,也只能在笼子里四处纷飞,拼了命也飞不出笼子了。家雀儿脾气很大,用尽会身力气撞鸟笼的栅栏,气得肚子鼓鼓的,据说它们会气死的。用这种方法捕到的家雀多了,就在笼子下面的小门放出来,在炉火中烤熟,抹上酱油,鸟肉的香味四溢,馋得我们垂涎欲滴。烤家雀儿是我儿时的珍馐美味,丝毫不亚于现在的燕窝鱼翅。

  那时候多数家庭生好几个孩子,根本没有余钱给孩子买玩具。三哥自己动手制作玩具,例如爬犁、单腿龙、轱辘圈儿、对讲喇叭……。其中最具有挑战速度极限最刺激的首当其冲当然算是爬犁了。爬犁是东北特有的一种玩具,分大、中号和小号。大号有三分之二个办公桌面大,上面是木板,重直钉在两根木方上,每根木方的下面正中,分别固定牢一根钢光滑的钢筋,木板后面的中央钻个孔,绑上麻绳,这样人走在前面,扛着麻绳爬犁就跟着人走了。

  东北的男孩很扛冻,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中,能玩得热火朝天。记得矿小学的后岗陡而长,男孩子们扛着绳子拉着爬犁从坡低向上走到顶部差不多得近半个小时,可是在大雪天从上面往下放爬犁,飕飕地飞奔而下,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挑战速度极限的刺激让小男子汉们乐此不疲。尽管走上去辛苦又需要那么长时间,放下去只短短的几分钟,那种乐趣比去游乐场还要疯狂,男孩子们能这样滑下去走上来的玩一整天。

  那时候妈妈着那干也干不完的家务活,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小孩子,家家都是大孩带小孩玩。三哥经常带着我出去在冰雪上玩耍。放爬犁时他让我横着趴在爬犁的前部,两小腿翅起来与爬犁面垂直,他用麻绳捆在我的腰部,防止我掉下来,从矿小学高岗顶部向下放,然后用手压我的腰部,他的一条腿弯曲放在爬犁的后部,另一脚来回在雪地上左右摆动,脚在雪面上相当于船的舵,用以调整爬犁行驶的方向。妈妈辛苦做的棉鞋,用不了几天就把脚尖磨破了。我被高速飞马在雪地上的速度吓得紧闭双眼,等到岗底停下来时,我才敢睁开眼睛。三哥总是这样让我练胆,渐渐地我也变得胆子大了起来,也敢偷偷地拿着三哥的小爬犁自己玩,由于技术不成熟,偶尔也有从爬犁摔下来,卡突撸皮的时候了,自己摔坏时候一般不哭,父母知道了也会批评我不小心,可是如果三哥给我摔了,他玩够了带着我快走到家时候,我会用洪泄荒之力放开嗓门大声嚎哭,用哭声表达我的委屈来吸引爹妈的关注,以在家里我做了七年最小的孩子的优势,成为一个任性而撒娇的小孩。每当这时三哥总是给我买好吃的,来堵住我的哭声,他怕父母骂他不小心弄伤了我。三哥没有给我买根麻花或烤饼之类的犒劳,我是不会止住哭声的。三哥为我付出多少爱心和耐心,现在想起来还被深深地感动着。

  在漫天飞雪的冬天,常常想起童年往事,那时候无忧无虑的我们,长大后常常想起妈妈站在家门口喊我的小名,叫我回家吃饭,听到妈妈喊回家吃饭啦,才想起回家。温暖的情愫涌上心头。在天寒地冻的时节,亲人的关怀和陪伴温暖着我的记忆,那回忆历久弥新,时常飘于耳畔。三哥是我儿时的玩伴,长大些他就挣钱供我读书,他的好我记在心里。虽未表达,但却从未忘记。冰天雪地里的老家,童年趣事沥沥在目,我的童年是散养的环境中玩着长大的,轻松而快乐的童年是我人生经历中的宝贵财富。

  写于2016.12.5下午

标签: 亲情 人生 心灵 青春 文苑 情感 生活 怀旧 文学 人文 看法 教育



评论:

Menghong12
2016-12-06 17:06
Very good 太棒了

发表评论: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