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的老屋

   发表于:  2016-11-21 20:25 Monday   阅读:798次

作者:杨浩然

  一条石子小路蜿蜒到尽头,这里错落着几户人家。没有喧嚣与繁华,落入眼里的只有灰白。那是错落在不起眼角落里的小屋,土灰的墙,残缺的瓦。说不出的破败感会在你的心里潜滋暗长起来。野蔷薇肆无忌惮地生长,红得耀眼。阳光斜斜地从木窗里射进这一方小小的天地。这是一家名为“新颖”的理发店。

  屋内,一排暗红的长椅随意地摆放在那里,许是摆得太久了,红得发亮;老式拉线台灯柔和昏暗的灯光倾洒而下;黄腾腾的柏木桌子上摆满了剪发工具,无一例外的都沾上了碎发渣;一口大锅热气腾腾,在寒冷的冬天倒是分外温暖。那小小的木窗子嵌在歪斜的墙上。打开窗子,离窗一米高的地上是一块菜地。菜地并不规整,零零碎碎的砖头随意的就着地势圈了起来。园子里的各式各样的蔬菜可不管这些,只要有土,只要有阳光,就会不管不顾地生长。它们可不会辜负时光!

  这里虽不起眼,却是最真实,一如生活无需修饰。

  老板有着杂乱而坚硬的头发。令人发笑的是她竟在后脑勺上扎起一个小辫,颇有艺术家的气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使她的店名副其实。一双平和的眼睛泛着温暖和善的光。在这所老屋里,光阴流转,在火爆的脾气也会被打磨得没有波澜。

  屋里弥漫着野蔷薇淡淡的气息。老板站在客人的身后,用微凉的手将头发轻轻撩起,夹子一卡,一眯眼,一笔划,“咔嚓”一声,再坚硬的头发也会悄然滑落。样式虽不新颖,倒也干净利落。老板价格便宜,态度随和,地点虽偏,生意倒也红火。

  在这间狭仄的理发店里,在那排暗红的红木长椅上,永远不会有烫着时尚大波浪的女郎,不会有躁动着青春气息的青年。有的只是被岁月打磨许久的老年人和他们或抱或牵的稚嫩孩童。老人们常常是半眯着眼安静地等候,在岁月的流光里,他们已经波澜不惊。偶尔来理发的多了,气氛就稍稍活跃起来。

  “哎,不知不觉转眼儿就到十月山了。”

  “是哩,日子真经不起混呢。往年这节气儿怕是早就下雪了呢。小时候,赶山会的时候都冻得鼻子吸溜吸溜的。”

  “那时候天儿真冷,不过,人们也扛冻,咱们县的水库不就是冬闲时修的么。”

  “唉……”

  一声叹息,微不可闻。

  老人们微皱着眉,睁开了眼,只是眼神却渺远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战天斗地的火热年代。

  有时,门外嘈杂的音乐声会愈来愈近,便打断了人们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乞讨的人是不会挑地方的。在音乐声里,理发店的门板常常会被急促地敲响。“真是,这么年轻……”老板嘟囔着,手里还是拿起一元钱来,轻轻地开门,递出去。那音乐声便有又渐行渐远了。

  站在老屋前,莫名的有些感动。在城市挤压下空间里,在这被现代人几乎遗忘的角落里,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没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浪漫,只有光阴缓缓流淌。这时光里充溢着淡淡的平和、淡淡的喜悦和蔷薇花淡淡的香气。

  时光流逝,老屋依然蹒跚地站在路的尽头,倔强而温情。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