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渊平:乡村八月的雨后

   发表于:  2016-7-29   阅读:2002次

作者:魏渊平

  关中,八月的长安乡村,清早起来,农民们便沉浸在清爽和温润之的享受中。 趁着毒辣辣太阳还没挂在门口的树梢梢上的时候,田间的小路边,懒懒散散的借着昨晚凉意地走入比人头还窜出半头的玉米地,开始锄地间苗了。这当日有人胡骚情地唱和白道,东拉西扯的从下河东能唱到刘彦昌,再从老娘不必泪纷纷拐回来,你如果有兴趣,附和来一段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的大白话,或者王福生的《看女》也是有可能的。夏末秋初的八月,农民的的一天生活劳作就这样开始了。

  草还没薅几把,玉米还没锄几行,突然,东南角漫卷的乌云已从不远处的山梁后面,黑压压的跟着风的脚后跟,扑过来。豆大的雨点便哔里叭啦地敲打着肥硕的玉米叶子,嫩绿的叶子欢快的舞蹈,这时的农民,赶紧收拾些农具回家,五步迈成三步,路两边的杨树柳树笑弯了腰,看着慌乱踩着泥泞的农民落汤鸡一样的狼狈窘态。刚赶回家门口,火红的太阳也从云里露出淘气调皮的笑脸。

  这时,大的水库,小的涝池、是最迷人的梦镜迷彩。涝池,是那个时候乡村的岁月记忆。一场雨过,满池绿个盈盈,四周枝叶婆娑的柳树,俯首向水,蜻蜓低飞,沉沉稳稳地在水面点出一圈一圈的涟漪,小燕子也斜飞陶冶在水面甜滋滋的空气。水库里,种类繁多的鱼儿飘浮在水面,唼喋嬉戏。那些被夏季潮湿的空气憋闷已久的青蛙,鼓起腮鼓,演奏出美妙的夏末初秋雨后的音乐,哇,哇哇……一声,两声,一蛙领唱,众蛙和鸣。绿色的清新,含露青草间,树荫下,顿时全都成了演奏的海洋。

  蝉鸣勾引着纺线娘的温柔和羞涩,此起彼伏的挑逗着热恋中的爱情。一对青春的男女,一前一后,踩着土路上的小水潭,一声不响的往村后的小树林或者麦场的柴垛后走去。最不懂事的我们老远怪叫和坏笑着,羡慕的口水咽了一下,眼前朦胧着将来也和那个最熟悉的谁谁也这个样子,脸上不觉有点温热发烫。女孩子则不动声色的悄悄溜回了家,拿出珍藏了许久的芳香手绢或者鞋垫绣花。

  大雨一停,飞奔池塘。这时候最热闹的还要属于我们喜欢游泳的孩子。七八岁到十四五之间的年龄,趁着大人不注意,精勼子浪荡的,脱得一丝不挂,给肚脐眼浇些自己的刚尿的尿水子,做些起跑动作热身,然后助力发跑,大喊气壮山河的一声“魏家岭,从今儿就没我了!”深吸一口气,鼻子一捏,腾的一声,凌空飞起,随后,轻轻地,如惯水的鱼儿般落入大水中,你眼睁睁的看着从这头钻进水里,半天不见人,正揪心着是不是把头栽倒稀泥窝里了,三两分钟后,从离岸很远的对面柳树下的水中,钻出一个刚还担惊受怕头来。正在东张西望的看四周,顿时涝池中早已是欢腾一片。 路过的大人,婆婆是不说什么的,邻家刚过门的新媳妇,低头从池塘边快步走过,谁的他妈这时闻讯赶来,嘴里骂着:“这大的娃咧,把牛牛露到外头,也不嫌害。”拾起他娃的衣裳,拽扯一条娃的胳膊,在哄笑中回家了。

  夕阳浓重,火烧着了似的,从西山慢慢的变暗,变黑。雨后的乡村,夜幕慢慢的关闭了白天的窗口,只留下村里村外的蛙鸣声……

    【作者简介】魏渊平,字静虚村人。西安市长安区教育工作者,摄影爱好者,喜仿写古体诗辞,有些只言片语,散见报端网络间。《大秦文艺》、《老城根》注册会员,《陕西文化网》《爱长安》《西安智用信息科技》等专栏作者,自由写稿人。文字即娱乐,诗篇言心声,语出情随后,乡土浓其中。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