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利民:近乡

   发表于:  2016-6-21   阅读:1937次

作者:包利民

  三十多年前,一个小男孩在无边的田野里奔跑,穿过一片又一片高高的玉米地,眼前都是陌生的一切。不知跑了多久,当太阳低到远处的草尖,再次冲出一片玉米地,一条小河静静地流淌。河对面,熟悉的村庄正笼罩在斜阳炊烟里。那一刻,他坐在河边,放声痛哭。

  十多年前,当我再次坐在熟悉的河边,对岸依然是生长过我许多梦的地方。泪落进脚下的泥土里,惊起许多深埋的过往。那个目光抚摸着的村庄,有一种熟悉,也有一种陌生。竟是不敢走近,我怕人物皆非的故土,会让我从此找不到思念的地方。我宁肯隔河而望,就像很近很近地凝眸那么眷恋的一个梦。

  记得大学时假期回家,并不遥远的城市,只隔着一个省,同在东北。可是,当那片土地越来越近,当火车慢慢驶近自己的城市,依然有着一种巨大的亲切感扑面而来。一样的阳光土地,却是有着不一样的心境。离家乡近了,心便欣然中透着渴望,和微微地忧惧,那种心情说不清来处,仿佛就潜伏在生命里,只在久别重逢的时刻才破土而出。

  有一年从更远的地方归来,几乎横跨整个中国,当经过不同的土地,当听过不同的乡音,心如在陌生的海中浮沉。可是,当一出山海关,当熟悉的方言将我围绕,便仿佛隔着车窗闻到了黑土地的味道。其实,我并没有离开多久,可是心里却是那么浓重的乡情。原来走得越远,便会把家乡的范围扩得越大。就像这一次,我一到山海关,就有了当初在田野里迷路后隔河看到那个小村庄时的心情。

  后来认识一个在国外旅居多年的老人,归来时已经时光流转,故乡早已消散在大地上。可是他依然寻了去,凭着几十年前的记忆,他越走越近。每走近一步,便踏进一段岁月的沉迷。他说那是真正的近乡情怯,后来就慢慢地释然,他说,只要故土还在,他的思念,他的梦,就都会有归宿。

  也许我们接近的,已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地方,更是自己内心中深藏的一种情感。走在空间的洇染里,也走在时间的漫溯中,于是心底那些从不可碰触的,此刻悄悄地开满了疼痛与甜蜜。可是有一种近乡却是毫无来处,或者说,找不到具体的思念源头,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绪?

  有个同学曾给我讲,她第一次从极遥远处归来,越是接近成长的地方,心里越是惶恐,那不是人人都有的那种些微的怯意,而是从生命深处漫上来的无依。她找不到自己的家,在这个城市里。她生长生活过的地方,不是家,那个有着围墙的大院里,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她最初的脚步,没有踏过那种柔软的牵念,仿佛只有冷冷的墙,和别人异样的目光。在远方也有思念,思念这个城市,可是一接近这个城市,所有的思念都变成了无根的云,孕着不期然的雨。

  后来,她再度归来,心里却是有了暖意,也有了那种怕且盼的渴望。她说,总有一个地方是开始,总有一些人可以称为亲人,虽然不一定是出生之地,虽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既如此,就是家乡,就是归处,就是心的依托。所以,以后的每一次回来,在接近家乡的时候,她的心儿都温柔得像要滴出水来。

  不想离开,可是却喜欢离开后的归来,喜欢家乡在望时,心中柔软地开满了花朵。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