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丹崖:做故乡深处一株安详的稻麦

   发表于:  2016-6-3   阅读:1634次

作者:李丹崖

  去拜访一位老作家,在他的书房里看到一幅书法作品:稻香茶暖。

  这位以写批评杂文而著称的作家,怎会在自己的书房里悬挂如此温婉的横幅?我心里直犯嘀咕,通过与他聊天才知道,原来老作家是“笔头老辣、心肠极热”之人,面对社会的不良风气,他针砭时弊,但是,生活中的他却极其喜欢两种光阴。一是故乡的稻子熟了,万里金黄;而是新泡的红茶在盏,香气莹然。

  真是一想起故乡,心头总会滤过汩汩温泉;一念及故乡的草木,心底就盛放出了一整个春天。

  前不久,在附近的农家乐田园餐厅旁见到一处梨田书屋,原以为它是作为农家乐的配套产品。走进去,才发现,古风悠悠,所陈展之书,全部是古版竖排线装书,书架和堆头也都是由原木和根雕制作而成。书屋坐落在村口一座大梨树下,与周遭整个环境融合在一起,浑然天成。出于好奇心,我去问这位书屋的主人,得到的回答却是一位“无名氏”。三年前,村委会收到了一位莫名的巨额汇款:50万元。

  随着巨款,还有一封信,大意是,20年前,他南北闯荡,落魄到此地,身无分文,心灰意冷想起对家人的信誓旦旦,再看看如今一事无成,在一棵梨树下,他抽掉了自己的腰带,几欲轻生。后来,一位老人跑过来,笑容可掬地递给他两颗梨子,笑着说,看你刚才松动皮带,一定饥渴难耐,吃下它吧,甜着呢!

  年轻人无法拒绝,一口气吃下了两颗梨子,那梨子真甜,甜到足以让他看到了生活的全部希望。他吃下梨子后,老人又给了他一篮子梨子说,你提着这篮子梨子上路吧,别饿着。后来,年轻人靠着这篮梨子充饥到了省城,终有建树。他不知道当年那位老人的姓名,投资这个书屋,算是报答他对这片土地的恩情。

  我想,这位匿名的年轻人虽不在此地出生,他却把这片梨园当成了他灵魂的原乡。

  古人多智慧呀!在造字时候,把“乡”和“香”同音,这是多么美妙的祝福。

  多年前,在一个画册上见到苏州博物馆为明代画家沈周举办的一次画展的名字,非常,美妙:“石田大穰——吴门画派之沈周特展”。一个展会,足以概括沈周的风骨,以及他高贵的心性。

  首先,石田是沈周的号,沈周出身在阳澄湖附近的一座镇子上,那里,水草丰茂,自然机巧一派天成,应该说,这是一座人文荟萃的风水宝地。穰,意味五谷丰登,当然,也寓意沈周诗书画样样精通,另外,大穰,更像是在故乡大地上一株茁壮成长的稻麦,安享着故乡母体的恩赐,然后慢慢在岁月深处颗粒饱满,修成正果。

  老作家也罢,年轻人也罢,沈周画展的策展人也罢,都把心灵深处最隐秘的美好交付给了故乡的一片土地、一根草木、一方水土。他们,应该都算是故乡大地上一株安详的稻麦。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