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年

   发表于:  2016-2-4   阅读:1597次

作者:包利民

  家乡的年都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可心儿却是一年中最暖的时候。总是在多年以后的回望中,那份暖便漫透生命的苍凉,使得所有的沧桑都充满了温情。

  记忆中最冷的那个新年,还是在儿时的乡下。那个早晨大雪封门,红红的对联绽放在一片洁白中;那个夜里雪花飞扬,红红的灯笼摇曳在北风里。那一整天,屋里铁炉中的火都在快乐地舞蹈,把人们脸上的笑容染得灿烂无比。灶台上的大锅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热热的火炕上,慵懒的猫半眯着眼睛,看着墙上的年画出神。雪花拥挤在窗玻璃上,堆积着一份渴望。

  我们的脚步在风雪中追逐着大秧歌的鼓点,通红的脸蛋像燎亮的喇叭声一般欢快,当我们裹挟着一身风雪冲回家里,便会被巨大的温暖拥抱。如今追溯那些岁月,就像陷入往事的怀里,身心俱暖。

  父亲的那壶酒是暖的,仿佛融进了一年的辛劳,也融进了所有的日光月光,便在父亲的脸上开出了幸福的花朵。父亲醉了春夏秋冬,我们醉在父亲的眼睛里。母亲的笑容是暖的,像屋中间不灭的炉火,于是清贫的岁月便有了无尽的希望。姐姐们发上的红绫子是暖的,飘摇着无尽的憧憬,在眼中写满喜悦。

  亲人都在的新年,便是心头散不去的温馨,不管多少时光流尽,都会漾着感动,氤氲所有的冬季。

  花狗摇动风雪的尾巴是暖的,那是幸福的追逐,脚步盛开着满院的梅花。白猪陶醉的鼾声是暖的,鼻息扰动着雪花,将梦弥漫整个冬天。鸡鸭鹅的羽衣是暖的,新年就裹在它们的翅下,它们焐热着这个团圆的日子。麻雀的身影是暖的,它们是开在雪枝上的朵朵灵动,在北风中,在大雪里,倏然来去。

  院子的精灵们也在过年,它们守着这个土墙围合起来的家园,它们生活在这里,它们过着自己的年。

  远近起伏的鞭炮声是暖的,长长短短地落在心底温柔的湖面,于是涟漪如花。夜空绽放的烟花是暖的,每一张仰望的脸都在变幻着惊喜。除夕的夜是暖的,我们守岁,守着成长的渴望,也守着亲人们每一张年轻的脸。甚至这一天的风雪都是暖的,是它们孕育着那个矮檐下,所有的尘梦。

  就在一年一年这样温暖的轮回里,便走过了太多的眷恋。母亲的容颜老了,笑容依然年轻。岁月老了,思念依然年轻。心也依然暖暖,在这个即将到来的新年,与回忆相逢,也会与未来相遇。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