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灵魂降一场雪

   发表于:  2015-12-15   阅读:2002次

作者:朱成玉

  人间太热闹,灯红酒绿处,太盛的喧嚣。而我,是不喜繁华的。

  你说,某一日,你坐车疾驰于高速路上,忽然看到很多人间的歌舞楼台,你认为那应该是自己死以后的事情,你忽然觉得,人间种种,不过都是虚幻的盛景。

  一颗心,不自觉地就去了红尘的另一边。

  我想,弘一就是某一天看到这些,才毅然决然抛弃红尘的吧。任妻子在寺庙外跪了三天三夜,都不曾回头一望。只是冷冷的一句:虽存若殁。

  叔同已死,活着的是弘一。

  莫非,你也有皈依的意味?我替你摇了摇头。

  世人看到的是弘一的决绝,我看到的,是他为自己的灵魂,降的一场雪。

  他降的是一场好雪,可以冲泡世上最美的茶的那种好雪。

  如今这人世,好茶尚有,好雪却难寻了。

  在这个过程里,弘一自己也成了一场好雪,他抖了抖袈裟,便是给太过喧嚣的尘世,降了一场雪。

  只是,我还不可如弘一那般,淡然出世。因为我在红尘这边,还有债,没有还尽。

  我并非贪恋这人间美景,实在是,我在人间,有太多的牵挂。人间很美,我舍不得。不舍,不是贪恋,是在偿还。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剑走偏锋,也不必如此决绝凛冽,留在俗尘,一样可以,为灵魂降一场好雪吧。

  我觉得世上人都睡着,在梦里生活,而我过早醒来。他们都快乐不知在梦中,所以,难得糊涂,糊涂起来最快乐。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候,觉得自己又看透了一切。我有时很热爱有时又悲凉。

  有些梦,不愿醒来,醒来什么都空了。寂冷的边,神和人,一个都没有。

  在承德避暑山庄的寺庙里,我看到一种很特别的“楼梯窗”。导游解释说,寺庙离闹市很近,只有一墙之隔。为了防止小和尚们贪恋俗尘,所有的窗口都封死了。可是这样,阳光就进不来了,风也进不来。后来住持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在窗户里边砌一些小阶梯。这样,可以曲折地带进来阳光和和,人的眼睛却看不出去。可是仔细想来,这其实是一个败笔,它太专注于一种形式,一个人,真正的修炼是内心的修炼,放到最热的火中锻造的,才是最好的剑。

  那望不到红尘弥漫的眼,不见得就多么纯净;那听不到市井喧哗的心,也不见得可以降下一场好雪来。

  我的邻居老海,每天早上在闹市卖油条,一根油条一元钱,一早上生意若好,可以卖五十根,去掉本钱,可以赚个三四十元。谁能想到,他曾经是个身家千万的大老板,由于决策失误,导致公司倒闭,而且负债累累。没办法,从头开始,如果按这个卖油条的方式来还债,他得还200多年。按理,这该是个要跳楼的人吧,可他不,低迷一阵子之后,照样乐呵起来。山珍海味没了,咱吃豆腐土豆,一样津津有味。他说,那朴素的饭菜里,有活着的味道。

  老海人在闹市,却超脱如佛。他抖抖肩,散落的面粉,我看着倒是像极了雪。

  你我虽是俗人,也不免奢想着去觅得好雪,来泡一杯好茶,只是这世上,若有干净的雪,唯有去内心寻了。

  那就去内心寻好了,何必弃了这红尘。

  最本真地活着,就是为自己在降一场没有污染的雪,不必拘泥于红尘外还是红尘里。

  记住,每个生命都可以是伟大的,只要你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角度,去瞻望它。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