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落地成伤……

   发表于:  2015-10-18   阅读:2538次

作者:张峪铭

  倚窗独坐,秋风薄凉。将暗夜的一缕斑驳的灯光,映入我的面庞。

  白天的一场雨,竟让窗外的蝉声又多了一点生命的忧伤。磨磨叽叽的,已跟不上大妈广场舞的音乐节奏,在路边的草丛下,哀唱季节的轮回,老去的时光。

  江南的秋,有时不是看出来的,它需要听。听蝉声由急到徐,由强到弱,你知道秋由远而近,由近而远,像听人的跫音,从青年走到中年,又从中年走向时间深处。当然也可听风中的叶,那“扑扑啪啪”的皮实的声音,是饱汁的夏叶,相知相依。而叶子发出“哗哗啦啦”的声音,那才是干枯的秋意,相怜相惜。“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那微黄、干燥,生命只悬一丝游脉的秋叶,在秋风中的某个时刻,“叭”的一声,成了最后绝响。在清冷小巷,在深许庭院,落地成伤。

  秋是一个最让人感伤的季节。伤的是一些生命的枯黄与飘零,感的是又有一些生命充实而饱满。如人之相遇,总有别离之苦,可一旦相识、相知,那怕不能长相守,也能在生命中寻到一份丰盈与感动,让人不得不珍惜,于人于秋。

  《藤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就是唐王勃之秋。可这秋色,何不是暗蕴着一分忧伤与欢喜?七百里逆流行舟,运来风送藤王阁。洪都府满座皆惊,挥毫竟成绝唱文。这种欢喜生命中能有几次?可王勃命途多舛,交趾探父,溺水而亡。让人感叹他从水中来而辉煌;又从水中去而悲怆。

  难道硕果满枝,一定要秋叶坠落凋伤?深情厚谊,一定是楚苦弥漫心房?

  是啊,一个季节蕴酿着另一个季节,秋的萧瑟又怎能离开夏的热烈呢?那苦与辣,酸与甜本来就是生命的底色.否则哪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慨叹。人生中本来就有着一份青涩伴一份期望,一份收获伴一份忧伤……真实的生活不会是桑央嘉措的诗:什么都在那儿——不离不弃,不悲不喜。

  其实江南的秋没有那么悲凉。它与夏就像一对情侣,相依相偎,难分难舍,当你感到一阵凉意时,不知时光如一个断崖,已跌进了冬季,白衣衫替代了鹅黄。鸽哨划过晴空,悠扬萦耳;白云藏进山岫,天朗地清。这样的秋日似乎并不多见,而习以为常的是“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一种朦胧之美演绎着江南秋的况味。它不是郁达夫破壁上牵牛花的蓝朵,倒像林语堂手指间弹下的白烟灰,也如龙应台《目送》时的眼光。有些温度,有些淡然,也有些暧昧,也有点凄惶。

  但时光的利箭总将一切归于落寞。一层秋雨一层凉,一地落叶一地伤。华年易逝,姹紫嫣红将付与断壁残垣,刻骨铭心也要归于云淡风轻,繁华落尽只能留下满地凋零……

  静坐秋夜里,独饮一杯岁月的淡茶,吹奏一曲季节的挽歌,仰首望西楼无声冷月,低眉听清秋亦美亦愁。

  品匝秋味,人生一场。不是春光,胜似春光。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