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送雨过窗东

   发表于:  2015-6-1   阅读:1404次

作者:包利民

  在遥远的唐朝大历年间的一个秋日,夜幕已经慢慢垂下,星光月色悄悄点亮无边的柔情。而一墙之隔的一对男女,却是心如鹿撞,盼了许久的相约之夕近在身畔,心中交织着喜悦与憧憬。终于,男子逾墙而入,女子启扉相迎,晚风拂过,月圆花好。待得月儿西流,两人才依依而别,女子剪下一缕青丝,并嘱男子回去后也将一缕黑发剪下,共编成同心结,让两心于缠缠绕绕间,地久天长。

  相传“结发夫妻”一词就是从那个温柔的夜开始流传,走进千年来每一对幸福的人儿心中。写下晁采这个女子时,心里也是充盈着满满的团圆与幸福,一如千年前那个秋夕之月,澄澈玲珑,柔光四溢。

  晁采生于世代诗书之家,生活于唐代大历年间的江南吴郡,自幼慧美,文采绝世。长久以来,她一直长在深闺,无人得识。据说是因她偶然被一女尼遇见,女尼深为其才情容颜所动,后女尼云游四海,将晁采之才名艳名远播天下。自此,晁采虽身在闺中,其人却已成为太多男子心中的所思所想。亦有不远千里来求一见之人,只是晁采家教极严,加之她心如静水,那些人皆是黯然而去。

  这个美丽多才的女子,不同于当时的其他才女,她不张扬,不结交权贵以得利,不唱和名流而增色,她就那样守着无瑕的时光,任风云扰攘却静若春花。在草气花香陪伴的成长岁月里,邻家少年与其一直相伴,待年长后避嫌分开,两人已是芳心暗许,若东风潜送,吹开心中千树万树的花儿,芬芳着所有柔情似水的晨昏。

  少年名叫文茂,亦是多才之人,当青梅竹马的光阴走远,却永远散不了心底的那张容颜。虽然两心如一,可是一道高墙却如水阻山隔,无水可渡,无路可通。晁采每日里想着墙那边,想着那个于月下窗前读书的少年,会不会也偶尔抬眼,在眉间心底的刹那,想起自己。幸好侍女小云是知心之人,素知晁采相思,便悄悄往来于大墙两侧,传书送诗,才让那份痴情继续于风中雨里,息息相通。

  只是免走乌飞,年华如水消逝,闲看庭前花落,常起悲忧,静听窗外风吟,顿生绮怨。于是晁采便书诗一首递与文茂,诗云:“晚来扶病镜台前,无力梳头任髻偏。消瘦浑如江上柳,东风日日起还眠。”将一份彻骨的思念以及那份憔悴无奈尽情挥洒,深闺寂寥,思念又是如草丛生。闲暇时,她喜欢倚窗看云,游荡舒卷之间,便将情思暗寄。她和他若是两朵自由的云,便可在无尽的天空中相遇相融。于是巧云随心变幻,上演着梦里的相知相爱,白头偕老。她的闺房题为“窥云室”,书房名为“期云馆”,窥云期云,而另一朵云仍在彷徨,找不到通幽的心路。

  一日,池上莲开,风香水暖,晁采采下莲子送与文茂。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文茂又如何不识得此中深情?怜子思我念我,我心依然,怜子何日含笑入帘,将一份长久的幸福洒满整个夜晚。于是便有了美丽的传说,文茂日日把玩莲子,心中情深意长,一次却偶尔将一颗失落于池中,心亦有所失,仿佛失落的是一份期待的美好。多日之后,池中生莲,却是那颗莲子落水而生,文茂的希望便也如同池中翠绿,一片青青。有一天,池中莲绽,却是花开并蒂,这一朵并蒂莲,也将两人心中的幸福引放,仿佛都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晁采诗中说:“并蒂莲开灵鹊报,倩郎早觅卖花船。”绮丽的希望冲淡了相思之苦,两人都在勾勒着生命中最动人的一幕。

  于是便有了那一夕欢好,以慰多年的相思相爱。而结发之缘更是美如传说,情透千年。两人最终结成眷属,并没有辜负了曾经的相思长日,虽然历经了太多咫尺天涯的守望,却在红烛喜庆点燃的那一刻,映暖了一生的鸳盟共守。每每于古籍中看到他们的团圆,常让我于太多古代女子的悲剧命运里,涌起无边的欣慰。

  婚后虽也有短暂的分离,却是更深长的酝酿。而晁采的那份思念,却与之前迥然,当初是无望而凄然,此刻却是心随幸福飞扬,思念也是甜蜜的期盼。在一个细雨纷飞的上午,她想起进京赴试的文茂,饱含深情写下两首《雨中忆夫》,其二云:

  春风送雨过窗东,忽忆良人在客中。

  安得妾身今似雨,也随风去与郎通。

  那一份牵念,虽然是在风雨之中,却毫无伤怀落寞,宛若杏花春雨,滋润着生命中最美的花开。可以想象,他们以后日日相伴,至老至死,那份情永远如初。如此,面对古代太多的伤情红颜,晁采的幸福,如云破月来,如忽然花开,便点亮了所有的美。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