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记

   发表于:  2015-5-27   阅读:1142次

作者:李丹崖

  有一句话:吃苦瓜苦一会儿,不吃苦瓜苦一辈子。

  因为这句话,我开始吃苦瓜。不焯水吃,清水洗净,直接凉拌,麻油放足,盐巴少许。苦瓜成片,翡绿翡绿的,睡在白磁盘里,白瓷更白,苦瓜更绿。

  有个词叫“苦瓜脸”,不知道苦瓜招谁惹谁,干吗非要用苦瓜来形容不好的事物。苦瓜这东西,通身是宝,能清凉解毒,明目清肝,还能补充多种维生素。

  苦瓜这么好的东西,奈何许多人不愿意接近,只因味极苦,在“苦乐年华”里浸泡了太久的世人,多半是向喜而生的,生活的千般苦恼,就够难捱,何必不吃些甜食。

  苦瓜之苦,和黄连之苦是两码事。苦瓜的苦,是美食的苦,黄连的苦是药之辛。去江南,我还吃过一种名叫“一叶参”的茶,被拧成麻花状,仅仅放在杯子里半截,喝上一整天仍奇苦难耐。导游小姐告诉我们,吃这种茶,要不停地吧嗒嘴,这样才能知晓其后味之甘,我试验多次,嘴唇都吧嗒肿了,丝毫没有苦尽甘来的意思。

  吃苦瓜,完全不用吧嗒嘴,就能在后味里觉察其甜。苦瓜的苦,苦得清爽,能败火。世间大凡苦的食物都能败火吧,譬如苦菊。苦瓜之苦,对于身体和心灵都是大有裨益的,苦瓜能降血糖,以苦消甜;常闻老人讲“卧薪尝胆”的典故,这有一种警醒或镇静的意思,莫忘昨日悲辛,莫丢前路任重。

  苦瓜生来不易,守着内心一份清凉。面对番茄、黄瓜之流如此讨人喜欢,苦瓜丝毫不被其扰,默默生长,一腔苦水浸泡了自己的躯体,应了那句:“优秀的人或物,都是被委屈撑大的。”

  苦瓜的好,还在于极强的亲和力。譬如,苦瓜还可以用来煎蛋,把苦瓜切成薄片,与面粉、鸡蛋一起调拌匀称,在平锅里煎,得其鲜香,食之令人心旷神怡,如夏日饮冰之感。苦瓜之苦,是一种清正的苦,不妖,不邪,不氤氲,直来直往,就是苦了,你能奈何?味道走直线,酣畅淋漓,不遮不掩,就是这么直接。

  诗人也斯有一首诗叫《带一枚苦瓜旅行》:“……关于一枚苦瓜/如何在夜晚辗转反侧,思念它离开的同类/它的呼吸喘急,可是怀念瓜棚下/那熟悉的位置、外人或觉琐碎的感情?/……总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事情/人间总有它的缺憾/……”

  也斯所言的苦瓜之苦,多少有些无力回天的意思,是借由一根苦瓜让我们看开,既然是旅行嘛,何必不多一些快意恩仇?与也斯相比,我倒是喜欢鲁迅先生对苦瓜的态度,他喜欢把苦瓜与辣椒在一起爆炒,让人世间的苦与辣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