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在上

   发表于:  2015-4-22   阅读:970次

作者:李丹崖

  想起故乡,我常常想起村庄上方的夕阳。红彤彤的一盘,贴在天空的穹窿上,这是村庄上方亘古传下来的瓷。

  夕阳如瓷,瓷如眼,俯瞰着村庄生灵的一举一动。谁家的烟囱最先冒烟,谁家的牛吃了另一家的麦苗,谁家的孩子顽皮地摘了别人家的瓜,还有诸多的事件,夕阳都知道,它心里明镜一般,照见村庄的内心。

  有人说,每每想起故乡,总能想到故乡的夕阳。想起自己小时候放牛的那些日子,把牛放在青草坡上,在地上楔一个橛子,拴在上面,自己躺在草地上,看蓝天白云,嚼着草根,憧憬着自己未来的样子,天光渐渐暗下来,夕阳像个顽皮的孩子爬上树梢,牵着牛回家,有母亲做的乡间美味可以犒赏肚子,真是美好的一天。

  我还认识一位诗人朋友,他离乡多年,在外打拼的日子,常常午夜梦回,梦里,故乡的村口的泉,明眸一样盯着他,漩涡如口,向他发问,你在外面都是做了什么,怎么还没回家看看?村后的小河边你曾经玩耍过的铁锚锈了,曾经玩过躲猫猫的院落荒了,村口的大石碑不见了,绕村而过的河上木桥已经换成了石拱桥,一切的一切,都在等你回来。

  故乡总有一朵花在等你回来才盛开。不知道你信不信,他们有可能是多年前你曾经浇水灌溉的一棵小苗,它开花结籽,繁衍了好几代,仍不忘你的恩泽。

  故乡总有一个人在等你回来才开怀。他(她)在村口日日守望,望穿秋水,头上的杨柳绿了又枯,枯了又绿,通往村子的路,人头攒动,看得他(她)已然花了眼。

  故乡是老去的一棵榆树,斑驳的树皮上记载着我们童年的纯真,故乡是不老的乡音,出走多年,容颜气质都已改变,不变的是故乡烙在我们喉头的印记。

  故乡还是一种牵系,一种抗衡“迁徙”的“牵系”。每个人都是一只雪候鸟,下雪的时候,还是要回来,在一片雪花里寻找梦呓,捡拾真诚,也在每一次故乡上空的振翅里聆听风声,侧听乡音。

  心是一方祭坛,在每个人心灵的几案上都有一个牌位,上书两字:故乡。

  故乡在上,每个人都在朝拜,都在祈祷,都在祝福。

  无论走到哪里,请别忘记:故乡在等你回来。

  无论出走多年,请别忘记:总有一方土地供你皈依。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