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惊慌的雨

   发表于:  2015-4-13   阅读:1274次

作者:朱成玉

  他是美院的高材生,在公园里,他要完成一个人物写生,他需要一个模特。他问了几个人,却无人应。迷信的人说,把一张美丽的脸画到画布上,画得越惟妙惟肖,那个人被抽走的魂魄就越多。他想,难道这些人都是迷信的吗?

  直到她的出现。

  她坐在那里,本身就优雅得如一幅画。他的请求,她大方地同意了。“请保持这个姿势”,他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在画布上迅速地画了起来。

  天公却不作美,有些要下雨的意思。而他还没有画完,一滴雨便落到她的脸上,她却一动不动,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姿态。雨点渐渐多了起来,她也没有惊慌,直到他画完。

  他又感激又愧疚,她说,只是溅了那么几滴雨,不妨事的,我倒觉得,这几滴珍贵的雨,若是溅到你的画里,会为你的画增色不少呢。

  她的话令他心头一震,是啊,为何不把这珍贵的雨滴画进去呢?他重新润色修改了他的画,落在那女人脸上的那一滴雨,把她映衬得更为美丽。

  他给这幅画取的名字是——《不惊慌的雨》。

  ***

  小时候家里穷,住着的房子很破旧,屋顶上常常漏雨。所以,每到下雨天,炕上地下就摆满了盆盆罐罐,用来接滴滴答答的雨水。父亲修了好多次房顶,可是下雨天依然漏水,这让父亲很是头疼。

  其实,主要原因就是父亲不舍得花钱,每次都是用仓房里那已经失效的半袋水泥,这样的水泥自然无法起到作用,可是他总是固执己见,说水泥哪有过期的,他的固执导致他一遍一遍地爬到房顶,家里却照常摆满盆盆罐罐。母亲说过他几次,也拗不过他。

  我第一个月的工资,没有给父母买一样礼物,也没有上交给父母,而是自作主张,买了一些新瓦和水泥,雇了一个瓦匠重新修葺了房顶,顺便把屋子也重新粉刷了一遍。我是趁父亲不在家做这些的,先斩后奏,就算父亲想训斥我已经来不及了。

  从那以后,我家的房顶再没有漏过一次水。自然,屋子里也干净整洁了许多,让人心情好了许多。

  不管再下多大的雨,也不必担心了。下大雨的天儿,父亲盘腿儿坐在炕上,一边美滋滋地喝着小酒,一边感叹,“早应该这么修修了,为了省那点儿买水泥的钱,活受了多少罪!”

  我的想法是,这房子可以漏雨,日子却是万万不可以漏雨的!

  ***

  想起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出门,忘记了带伞,结果中途遇到瓢泼大雨,我们只好到一个水果摊的大阳伞下避雨。我担心地望着外面的雨,父亲却依旧不改他幽默的品性,他用瘦小的身躯挡在我的外面,摩挲着我的头说:“莫慌,我们不急着赶路,雨着急,那就让它先走。”

  我记住父亲的话,就像记住一滴珍贵的雨点,它落进了我的灵魂里,给我一份警醒。从此,下雨的时候,不再担心自己没有雨伞,因为雨,总有停的时候。

  我不慌,雨也不慌。各自守着各自的轨迹,顺应天意。

  周杰伦说,八卦像大雨,总有停的时候。我想,若是阮玲玉也悟透了这个道理,断然不会用自己25岁的生命和“人言可畏”的遗言,过早地结束烟花般美丽的一生吧。

  有时候,我们真的需要那样一滴珍贵的雨,落进你即将干涸的心田。

  有些话,像雨点儿,落进一个人的灵魂里。令你打个冷颤,睡意全消,把一份清醒持续到天明。

  ***

  喜欢电影《性、谎言和录像带》里的那个温情的结局:安和葛伦走到了一起,安说:快要下雨了,葛伦温柔地抚摸着她的手臂说:已经下了。

  一场雨后的天空,纯洁得只留下喜悦,载着女儿喜爱的风筝,还有一千只鸟的欢叫。

  人生已过了悸动的年龄,多年修得的淡定,使得再急迫的事也无法令我如坐针毡,只是,我的内心,依然到处裸露着无法隐藏的惊慌。

  突然,就期待下一场安静的雨。一场不惊慌的雨。

  【选自《散文》2015年第2期】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