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是人生的一场试炼

   发表于:  2015-1-30   阅读:962次

作者:梁阁亭

  16岁那年,她身着一袭黑衣、载歌载舞,在香港第七届歌唱大赛中脱颖而出。进入娱乐圈的她经历了高潮与低谷,承受着沉重的爱与痛,从胖妹变成骨感美女。人们传唱她的歌曲,分享她的影片,效仿她的衣着。2004年,当年的胖妹已成为娱乐圈的百变天后,她的唱片销量突破1000万张,同时她还成为港片惨淡时期的票房保证,与刘德华合作的电影《孤男寡女》更是创下当年票房纪录。

  但是,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完美情结,无论做什么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2005年,她接拍了由著名作家王安忆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作品《长恨歌》改编的同名电影。在拍摄过程中,因剧情需要,她不得不猛吃增肥,导致腮腺炎暴病一场。后来病愈返回片场,又因要重现少女时期的王琦瑶,必须在短时间内疯狂节食和运动。她只好完全透支自己的精神和意志来迎接挑战,紧张的拍摄加上她对自己的完美要求,她内心经常充溢着不可名状的“无力感”和“恐惧感”。拍完戏,回到香港,她发现自己患上了忧郁症,整天只想一个人待着,不敢开窗,不敢照镜子,不关注外界……“我感觉自己像一支燃尽了油的灯,必须休息了。”她选择在绚烂之际,淡出娱乐圈。

  就像盲人在黑暗中慢慢摸索一样,自闭期间,她也一样一样地试着找到能为心灵疗伤的药,让心灵走出阴郁的良药。幸运的是,一年后,她找到了,那就是绘画。在绘画过程中,她忘掉了自己,忘掉了完美,把手交给心灵。持续作画,持续在色彩里释放自己,在一笔一画中,她同时开始正视情绪的管理以及细听自己内在真正的需要。慢慢地,她越画越好,自信的力量也开始穿越阴霾。

  康复过程中的她通过在香港《明报周刊》上的一个小专栏与外界交流。这些画作全部手绘而成,色彩鲜艳,想象力大胆,构图离奇,居然颇有大师风范。她还为这些图画配上了充满童心的名字,诸如“轻描淡写”、“白日梦”、“想减肥的姐妹:瞧瞧”等。画作一经刊登,立刻引得粉丝的追捧,大家开始惊讶于“乐坛天后”竟然在绘画方面有如此才气。她的画也得到了“香港第一才子”陶杰的盛赞,被夸奖有凡·高的激情、米罗的稚趣和马蒂斯的对生命的追求。

  在自己的新书《值得》中,她反思了自己昔日的“完美情结”:“完美”一词是不设上限的,完美之后永远“有更完美的”,永远“可以再更完美”。这个就是完美“有趣”的地方,同时,也是完美“毁人”的地方。追求完美可以导致人沉溺于完美。我承认我既是完美主义的拥戴者,同时亦是完美主义之下的受害者。

  《值得》收录了她的数十幅画作,“都是忧郁最严重时的作品,在最痛苦的那段时期,我把这些情绪都变成了图画”。《值得》在香港上市时几度脱销,半年间加印14次,连续五周占据文学书籍销售榜第一。此外,她还通过参与公益活动,帮助他人,感悟和收获了许多。她的画作《花开》在一次拍卖中以88000美元成交,善款当场捐给慈善机构。有人问她,老挝慈善之行与四川赈灾之行有共通之处吗?她想了一会儿,答:“两次我都好像饰演施予者,但其实我得到的比我所给予的更多。”其实,“给人快乐也是一种成就”。绘画治好了她的忧郁症,让她学会了接受世界和命运的不完美,让她选择了听从内心的声音,让她重拾昔日的自信。

  她就是郑秀文。最近,做客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刚刚迈入不惑之年的郑秀文面露从容的笑容。节目现场,她细细讲述了自己如何因为追求成功和优秀而渐渐失去了快乐的能力,又是如何在信仰的带领下,一步步找回生命的价值,走出阴霾,寻找快乐。“年纪越长,我愈发觉得不要生活得太过完美,我生命某些时期可能活得太过认真,所以不快乐。忧郁是人生的一场试炼。在这场试炼里,我所得到的,远比所受的痛苦更值得记住;对于苦难,我有了崭新的体会。我真的要感谢绘画,它是最适合自己的一味良药。”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