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玫瑰

   发表于:  2014-10-14   阅读:1202次

作者:朱成玉

  听同事说,他老家西山的墓地旁边有一片地,被人开垦出来,种植了大面积的鲜花。他激动地向我们描述花开时节的那种盛况:花团锦簇,蝶飞蜂舞,令人惊心动魄。我们都觉得“惊心动魄”这个词用得有些夸张。可他一再地说,如果我们身临其境,也会用同样的词语来描绘。被逗弄的心,奇痒无比,就想一刻不停地赶到那里,闻一闻那万千朵花凝聚到一起的香,会把一颗灵魂酵成怎样的佳酿。

  于是,当主任提出郊游的建议时,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个地方。我们迫不及待地要去赶赴与鲜花的约会。

  惊心动魄!果不其然,当我第一眼看到它们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词语竟然也是它。我见过很多大型的花园,但像这里全是清一色的红玫瑰的却很少见到。漫天的红色排山倒海般压过来,一漾一漾的风把花香一波波地送过来,整个世界霎时间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只属于童话的村庄,来安置我们受到惊吓的眼睛和陶醉的心。

  遗憾的是,这种陶醉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便被一群商贩破坏掉了。他们在一起叽叽喳喳,似乎正在为鲜花的价格争论不休。

  再美的花朵,和钱一沾边就变得不那么美了。当我们置身于这片花的海洋,惊艳之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猜测这片花园的经济价值,并开始为主人聪明的经济脑瓜心怀嫉妒地赞赏不已。我们在心里拨弄着算盘:按照市场的最低价格,一束花50元钱,那么这里的玫瑰至少可以扎出上万束花,那是多么大的一笔天文数字啊。

  商贩们不停地往车上搬运着一袋袋包装好的玫瑰,他们要抢在情人节之前将它们再重新包装,发往各地,贩卖给尘世中那些涂脂抹粉的爱情,那些爱情需要靠它来装扮。尤其是北方,正在飘着雪花,需要玫瑰去温暖那些苍白和寒冷的灵魂。

  花园的主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由于长时间的劳作,他的背驼得厉害,但从他布满笑容的脸上看,他的心情非常好。尤其是他在数钱的时候,眯缝着眼睛,那种贪婪的神态让人生厌。我想,一定是那些金钱让他阳光灿烂。那一刻,我感到他身后那排山倒海般的红正在慢慢褪色。

  一些来得晚没有贩到鲜花的商贩不停地抱怨着,并跟在老人身后不停地纠缠,原因是老人还有一块“不动产”,大约有一亩地。可是不管商贩怎样苦口婆心,并且把价格一再地提,也没有打动老人的心。老人很固执,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这老头,肯定是想抬到更高的价钱。”同事们纷纷议论。

  庆幸的是,我们每个人都以批发的价格提前预定了一大捧玫瑰,准备回到城市点燃自己多姿多彩的爱情。付钱的时候,我忍不住揶揄着那个老人:“挣这么多钱能花得了吗?家里还有什么人啊?”老人嘿嘿地笑了,“没什么人了,只有一个老伴,在那儿呢。”顺着老人的手指,我们看到了一座坟墓。与其说是坟墓,不如说是一个被精心侍弄的花园。坟墓周围,有一亩地那么大一片火一样燃烧着的玫瑰,正是老人坚决不卖的“不动产”。

  老人说,他的爱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因为难产死掉了,孩子也没有保住。他孤身一人过着剩下的日子。老人的爱人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花,各种各样的花在她的侍弄下都变成了花的精灵。她走后的日子里,那些花成了他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他每天对着它们唠唠叨叨,像和她生前一样,每天把生活中的琐事挂在嘴边,含在嘴里,不停地咀嚼。他在她的坟墓旁边都种上了鲜红的玫瑰,他每天倘佯在花的海洋中,回忆他们没有走到头的一生。她在地下,他在地上,但并没有阻止他们的交流,这些花就是他们之间的使者,一朵花落了,他就认定是她累了,要睡一会儿。一朵花争先恐后地绽放,他就认定是她醒了,要和他聊天,他就坐下来,把生前他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一遍遍地重复着,唱那些她喜欢的老情歌,翻看一些褪了色的照片……在他眼里,那些花朵是会说话的,在他们之间慢慢流淌着从不曾枯竭的温柔之水。

  慢慢地,老人的玫瑰越种越多,就有人来他这里买他的花,刚开始的时候他不卖,后来一想,自己也没有别的本事挣钱,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挣钱的途径,而且还可以每天在这里守着她。他就干脆在这里给自己盖了间小屋,每天守着那些玫瑰,快乐地过着他余下的日子。

  这一次的惊艳甚于第一眼见到的花海,我们只在杂志上看到过这种煽情的故事,没人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老人在,玫瑰在,那个小屋在,那个花园般的坟墓也在。“明年俺要把那片地也开垦出来,种子、肥料,到处都需要钱哩。”老人向我们指了指远方的一片地,雄心勃勃地说。

  那些买到这些玫瑰的人有福了!这些花朵是献给真正的爱情的。它们会说话,但不是简单的海誓山盟。当尘世中涂脂抹粉的爱情纷至沓来,令人目不暇接的时候,我们需要用它们来点燃真爱的花香。

  这片玫瑰园从此成了我们每年必来的“心灵圣地”,当我们看到那些燃烧的花朵,触摸到满地阳光的时候,感受到老人忙碌的身影上重叠着的温馨的旧日时光。老人老了,或许生的时日也已不多,但他的玫瑰还在,这些会说话的花朵会一直在这里蔓延,蔓延成海,将城市里那些即将僵硬的植物们纷纷唤醒。

  老人累了,在花丛中打着瞌睡,蜜蜂用它们的吸管存储着花蜜,蝴蝶用它们的翅膀运送着花香,而老人的嘴里依然在不停地自言自语,仿佛是对他的老伴念叨着:睡吧,一切都在,一切都好。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