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坐在角落里的鼓手

   发表于:  2014-9-6   阅读:922次

作者:李丹崖

  我一直认为,酒吧是一个吃了兴奋剂的小社会,太喧闹,所以,很少涉足。除非因为业务应酬的难以推脱。

  我去的这个酒吧蜷缩在一个巷子里。巷子外,是安然是民居,附近的居民们清晨去街市上买菜,中午坐在墙根晒太阳,晚上,他们掇条凳子,在院门口拉家常,一派安宁与祥和。所以,我一直觉得,把酒吧开在这里,如同一个乡下干粗活的女子文了眉漂了唇,极不相称。

  我来这里几次,除了喧嚣之外,别的我很少记得什么。唯有那个摇滚乐队里的一个鼓手。

  他留着很长的头发,穿着也很时尚前卫,他没有乐队主唱的嚣张,总是很醉心在灯光昏暗的角落里敲着自己的爵士鼓,他的表情木然,仿佛眼前的灯火与他丝毫不相干。

 我开始喜欢这样一个鼓手。因为,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一种处淤泥而不被污染的清高。这样一种清高,在这个纸醉金迷的角落里,真的是太难能可贵了。

  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那是一个醉了酒的男人,五十岁上下,是个瘸子,口口声声喊他“儿子”,从酒吧小小的舞台上一把把鼓手拉下来,骂他不孝顺,说,已经两个月没给他生活费了。

  我对鼓手的看法有了108°大转弯。

  鼓手在高消费的酒吧工作,一个月至少也能挣不少钱,但是,对于这样一个丧失了劳动能力的父亲,为什么这么吝啬呢?我开始对鼓手投去鄙夷的目光。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人只要不孝顺,再有风度再有才也都是禽兽。

  后来有一天,我去医院的时候看病人,恰巧遇见鼓手,他正手捧着一束鲜花,慌慌张张地朝一个漂亮的护士手里塞,那个护士不住地躲闪。鼓手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再次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我仔细看过鼓手手里的那束花,少说也要100来块,为什么追女孩子舍得,对自己丧失劳动能力的父亲却这么吝啬?

  有一段时间,我休假在家,装修自己的房子。没有业务往来,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没去那个酒吧。一天早上,我家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开门一看,是那个鼓手,手里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原来,他们看到了我的租房广告,打算租我一楼的房子。

  我犹豫再三,天这么冷,他推着老人一定很冷,天气预报说,马上还要有雨雪天气,我勉强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由于鼓手每天早出晚归,我很少见他,闲暇的时候倒是见过几次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一次,老人与我拉家常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是鼓手的爷爷,从爷爷口中得知,鼓手叫小海,小海的父亲嗜赌成性,在小海十岁那年,母亲就跟父亲离婚了,爷爷一气之下得了中风,从此半身不遂,没有了家人的管束,小海的父亲赌得就更厉害,小海16岁那年,他输光了所有的家财,小海就在酒吧里找了一个做鼓手的差事,用演出挣来的钱给爷爷看病。有一段时间,小海听说给爷爷多做些护理,病情会好转得快一些,小海就把爷爷送到了医院,但是,人家一看小海的爷爷年龄这么大,都不愿接诊,小海就到医院里到处央求医生和护士。

  讲完了小海的故事,他的爷爷长叹了一口气说:“最终,一个护士答应了给我做护理,我不知道小海是怎样说服她的……最近,小海又报名上了自考本科,就更忙了……多亏了小海这孩子啊!”

  我猛然间想起酒吧、医院里关于小海的两个场景,原来,我一直在误读着一个这么善良的孩子。

  那天晚上,尽管没有应酬,我特意跑到酒吧去看了小海。他就坐在灯光昏暗的角落里,眼睛里闪烁着无比明媚的光。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