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成一事

   发表于:  2013-9-29   阅读:1877次

作者:王开林

  一位熟识的读者告诉我:几年前,他出现了精神危机的前兆——空虚和迷茫,于是他主动应对,阅读了一大堆励志书,其中有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朗达·拜恩的《秘密》、卡内基的《人性的弱点》、罗宾斯的《唤醒内心的巨人》和柯维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不料收效甚微,关键的原因是:尽管这些作者把道理阐述得十分透彻,也有一些出神入化的现身说法,但他结合个人情况,操作性并不强。某日,他忽然悟到,大家人云亦云,反复强调“有志者事竟成”,那个“事”是专指大事,然而天下大事太少,小事如麻,倘若他一味地想做大事,别说良机有限,贵人难遇,就老实掂量自己的才智吧,也未必够用。成功的范例固然光耀青史,可是谁又曾留意过失败者的黯然神伤?他们双脚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最终以“烂尾”了之,余生只剩下愧悔和遗憾。他悟到这一层,便当机立断,将自己的座右铭更换为“日成一事”。这个“事”只限于小事,但必须做得有条不紊,有始有终。

  现代人就像是被狠劲鞭打的骏马,为生活,为事业,疲于奔命,往往会错过他们理应俯首的河流和命该驻足的草地,将那些刻骨铭心、荡气回肠的感受失落无余。唐人李商隐在千里之外写诗给夫人,“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归期难卜,但诗意盎然。今人某某某在千里之外发短信给妻子:“我乘明天上午的航班回家,晚上一起去国家剧院看演唱会。”快惬则快惬矣,美妙则美妙矣,但诗意淡然(且不说荡然)。在快节奏下,还能过慢生活的人已经多乎哉不多也。实际上,你想慢也很难慢下来,所有的交通工具、沟通方式和传播手段都如此便利和快捷,你若独自慢了半拍,就会立刻与这个世界产生脱节之感。在快节奏下,读书,你很难精读;想事,你很难细想;交友,你很难深交。每天,你会在一大堆事务中穿梭忙碌,但静下心来,回过神来,又有几件是真正做成了,做好了?不是预案做得不到位,就是决定下得太仓促,一旦生米煮成了夹生饭,巧妇也难为这有米之炊。

  日成一事,就是要尽可能地把小事做好,把细节顾全,不慌不忙,不急不躁。读一本书,就把这本书读明白,不“杀书头”(国学家黄侃的说法,只读个开头,就将书撂下抛弃)。写一封信,就把这封信写周详,慎勿差池。见一个人,就把这个人见清楚,莫留疑惑。种一棵树就把这棵树种稳当,避免根枯。诸如此类。日成一事,既是一个原始积累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修炼的过程,久而久之,不说积土成山,积水成渊,至少能集腋成裘。

  近代大儒曾国藩有一副名联,可谓快人“慢语”:“好人半自苦中来,莫贪便宜;世事皆因忙里错,且更从容。”我说曾国藩是“快人”,其意并不难解,他是近代公认的立德、立功、立言的头号典范,大家都认定他是快刀斩乱麻的顶尖高手,殊不知他经常劝人要慢工出细活,天下事非从容不可办成。无独有偶,民国元勋黄兴半生戎马倥偬,也是“快人”,但他好整以暇,最爱劝诫别人“慢慢细细”(长沙方言,意为做事不求快而求精)。大德高人,我们学不来,但其言之要义值得留心,无论做大事还是做小事,单纯地追求快速绝对不行,急就章靠谱的总是太少,精心之作必须仔细打磨。

  也许有人会犯嘀咕:日成一事,这是否要求太高而又逼迫太紧?这是否违背了“慢工出细活”的原则?首先,日成一事,是专指小事;其次,日成一事,是专重细节;此外,日成一事,是要快人减速;还有,日成一事,是要懒人提神。虽是小事和细节,你若日日精心而为,笃实而为,不说百分之百,至少会有百分八十以上的可能性,在判断力、行动力和创造力等多方面,你将具备过人之处。任何成功都源自于良好的习惯和持之以恒的积累。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