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妥协

   发表于:  2014-5-23   阅读:1375次

作者:张峪铭

  妻子的朋友曾妮与他丈夫为孩子教育的事吵吵得还没结果,曾妮又为丈夫前女友发来的一条问候短信而吵闹不休。丈夫认为是天大的冤屈,曾妮认为莫大的委屈。

  那天曾妮到我家串门,又与妻子聊起了她与丈夫的一些零星琐碎,数落丈夫像个犟驴。正说着,门铃响起。推开门,原来是我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站在门口,我那八十岁的老父跟在后面的台阶上。从母亲面色看,两人闹了别扭。听说是我的父母,曾妮自然停止了唠叨。妻子将母亲搀住。母亲嘴里还是气乎乎地抛一句:“这个老东西,越老越古怪,还乱发气!”

  我的父母早已过了金婚。当年我母亲十七岁时,嫁给了我那二十四岁的父亲,据母亲说,外公特意为她选一个好脾气的丈夫。风风雨雨五十年,母亲对父亲的照顾是无微不至,而父亲也本分地扮演着“妻管严”的角色。

  父亲跨进门说:“七十多岁的人了,脾气还没改。”二老赌气到我这来已不是第一次了。妻子对付起来是轻车熟路,她将母亲迎上了楼。我让父亲安坐在沙发上。

   曾妮不知是对这五十多年的夫妻拌嘴感到好奇,还是自己的倾诉欲还没有得到完全释放,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好像做好架势要听听二老的“战争故事”。

  父亲说,昨天你母亲出门,把钥匙带走了,说是一会儿回来。那知我出门有事,足足等了三个小时,她还没回来。说是碰到住在城中带孙子读书的家乡人,到她家串门去了。我在外面碰到她,发了一通脾气。你母亲说,跌了她面子,两天没理我了。

  吵架的双方总是说自己有理,大多即使知道错了,也碍于面子不愿服输。我学着白云对黑土说的话,对老父戏谑着:“咋的,要起义?”父亲笑了一下。我知道父亲早就不气了。我对父亲说,你有错,何况你衣食住行全都是老母亲照料有加,再好的保姆也没有老伴贴心啊。

  父亲说,我事后也认为自己大发脾气不对,向她道歉了,可她就是三十不了,四十不休的。

  其实不管对错父亲都是最先妥协者。父亲清楚,母亲个性强,但心眼特好,对父亲的爱是执著的。五七年父亲划为右派到农场劳教,年轻的母亲带着我的大姐,在家足足等了七年。后来父亲回家劳动时,母亲总让父亲多吃一口,就连坐月子时,好吃的都塞进了父亲的嘴中。母亲说是家中有七张嘴“啃”父亲,父亲身体不能垮呀。

  “你晓是你妈个性强,要面子。我都让着她。要是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那家就不得安宁,也早就离婚了。唉,事后想想夫妻俩有什么谁对谁错。”父亲说这话时很平静。

  这时在一旁静听的曾妮插了一句:“你老怎么就忍得住呢?”老父亲说:“记着她的好,让她一些又何妨。”曾妮听后若有所思。

  我也陷入了深深思考之中,家庭不是法庭,不需要弄清谁是谁非;夫妻不是对手,也无须争得死去活来。有人强调爱要情趣相投,禀性相同,其实单一的色彩并不一定是一幅好作品。爱的颜色互补可能更和谐。我的二老虽个性迥异,但一路磕磕碰碰地走来也很幸福。从电视剧《金婚》中可知,真正的婚姻难免有锅碗瓢盆的碰撞,正如一篇佳作有起伏段;一首乐曲有休止符;一条河流有波澜处。这样的婚姻才是真实的,生动的,长久的。关键是起伏有道,休止有时,波澜有度,这就需要爱的妥协。

  正想着,妻扶母亲从楼上走下来。我回望父亲在沙发上早已闭目养神,面呈安详了。曾妮说要把我二老的故事讲给丈夫听听。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