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苦,那时泪

   发表于:  2014-4-1   阅读:1608次

作者:梁阁亭

  1995年,22岁的他决定从天津转到北京发展。因为没钱,他选择租住在远离北京城区的通县的一个小平房里,屋里很小,只能容纳一张床和一个一张椅子,即使再再一张桌子都放不下了,在这样的“斗室”里,写东西也只能坐一小马扎趴在床沿写。等写完,由于弯腰时间长,就会腰酸腿疼。比这能难受的,是没多少钱的房租也经常没钱交。住是如此,吃上也极其简单:在菜市场上讨价还价,扛回来一大捆葱,烧一锅水,放一把挂面,煮成糊状,然后就着葱吃。明天呢,吃剩的热热再吃;后天呢,再做新的一锅面糊糊……别人看着都心酸,他却一副乐天派:“葱补维生素,面补碳水化合物,有营养,挺好的。”18年后,他回忆说:“人穷志就短,房东在外面咣咣砸门,还用损话骂人,我却只能躲在屋里装不在。”

  因为年轻,因为资历浅,他经常被人欺骗。有一个小评剧团原来答应一个月给他开一千块钱的工资。他每天早上不到五点起床,骑一辆除了铃铛不响、其他地方此起彼伏响个不停的破旧“二八式”自行车,连续蹬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小评剧团所在的剧场。有一阵子,车胎上有个眼,而他又没钱补,只能骑一阵子,下车用自备的打气筒给轮胎充气,充满再骑,再打气,再骑……一趟下来,需要打三回气。到了剧场,浑身已湿透,顾不上休息,擦把汗,换上长袍,上台,卖力地给台下四五十个观众表演,让他们开心。晚上回去,又是三小时,又是充三次气。

  他卖力地唱了两个月评剧,但黑心的评剧团老板却一分钱也没给他。那天晚上,伤心的他没有骑车,一个人往回走。走到西红门时,那儿有一座高架大桥,桥下面没有路灯,黑漆漆一片,他就只能走大车疾驰的桥上面。桥上两侧只有宽度大约二三十公分的马路牙子,他扶着栏杆,一步一步朝前移动,一辆辆载货大汽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残月高悬于空,几点孤星寒照,浓烈扑鼻的汽油味、被卷起来的沙粒和尘土,凛冽肆虐的北风,眼睛能及的百米范围就他孤身一人。晚上还没有吃饭的他,一下子,这些年的不平坎坷就像画卷一样历历再现于他的眼前,一股寒气入鼻,多少辛酸涌上心头,他不禁热泪哗哗而下,一边哭一边 用 孟子的《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给自己打气:“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他告诉自己的内心:瓦片尚有翻身时,何况自己这样努力而坚忍的人呢,今天的苦反而是自己的财富和资本。

  是的,自助者,天助之,人助之,就像蒲松龄自勉所写的这幅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偿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今天记得昨日苦。他就是郭德纲,人民曲艺艺术家、电影和电视剧演员、电视脱口秀主持人。通过对多种艺术形式的借鉴,逐渐地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2005年底,在网络与媒体的相互作用之下,郭德纲借势风云突起,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磨打锤炼,一跃成为现今相声界演员之中的佼佼者。2013年蛇年第一次登上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