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稼的味道

   发表于:  2014-4-1   阅读:3623次

作者:朱成玉

  岳父种了一辈子地,老了,终于种不动了,就把两亩地包了出去。可是种地的时节,总像缺了些什么似的,在家里呆不住,就去地里走走。他说闻着庄稼的味道,心里才踏实。“老了吧,连种地的资格都没有了。还好,这些年从没种出不好的庄稼来,也算对得起自己了。”

  岳父的成就感,就是来自于“没有种出不好的庄稼来”。

  一个始料未及的秋天,岳父倒在自己的庄稼地里,再也没起来。

  岳母性格急躁,看不惯岳父做什么事情都不紧不慢的性子,所以常常对岳父大发脾气。岳父大多数时间都是忍着的,忍不住的时候,两个人就会大吵一气。不过吵归吵,岳父出去转了个弯儿,回来吃饭,饭桌上照样有岳母为他烫好的酒。岳母也好像忘记了刚才的火药味儿,和他东家长李家短地聊起闲话来。

  有时候,我们听说他们吵了架,急忙打电话过去,想开导开导他们,结果他们说早忘了,害得我们瞎操心。他们这一对活宝,常常让我们哭笑不得。

  可是现在,其中一个兀自先走了,我们担心剩下的那一个,会不会从此太过悲伤。

  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岳母不但没有太多伤心,而且还学会了扭秧歌,每天吃过晚饭,就迫不及待地去村里的小广场赶场子去。村里人不免就有闲话传来,说岳母这是急着再来一段“黄昏恋”。

  岳母比岳父小10岁,自然还有“黄昏恋”的资格。即便岳母真有那样的想法,我们也不会反对的。只是,我们在心底不自觉地想:到底是那个年代父母包办的婚姻啊,没有感情基础,一个人的离去,在另一个人的心里根本掀不起多少悲伤的风浪。

  我们想把岳母接到城里一起住,她不仅不来,而且做了一件出乎我们意料的事。她把包出去的那两亩地要了回来,说要自己种。

  我们都反对,城里什么都不缺,干嘛还要挨那个累啊。可是岳母执意要种,她说不种别的,哪怕种点儿菜也好,在城里吃不到纯绿色的蔬菜了。

  我们拗不过,只好任由她去折腾了。岳母在那两亩地里,种了一些黄豆,还有一些蔬菜。蔬菜成熟以后,她就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隔三差五的就回去取一趟,味道真的要比城里的好。她还说等黄豆打下来之后,给我们榨新鲜的豆浆喝。

  可是我们心疼岳母劳累,便偷偷商量着把她接到城里,让她的晚年可以多享点福。瞒着她自作主张把那两亩地又包租了出去。并让妻子装病,骗她来照顾几天。岳母来后,看妻子的身体并无大碍,住了一天便急着要回去。她说地里的草该锄了,耽搁不得,任凭我们怎么劝说都不行。情急之下,我们只好把地已包租出去的事告诉了她。

  岳母的脸顿时惨白,眼里也浸满了泪水,长时间沉默着。屋子里静得只剩下钟表的滴嗒声,犹似她心里发出的声声叹息。

  我们没想到这个私自做的决定会让岳母如此难过,一时之间,我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妈知道你们孝顺。”岳母终于说话了,“只是,你们知道吗?那几亩里有你父亲的味道啊。我已经习惯了跟它天天在一起。只有站在地里,只有闻着庄稼的气味,我才会心安,才会快乐,才会感到活着的意义。”

  这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原因。原来,岳母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怀念着岳父啊。

  “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两亩地再要回来。”妻子对我发号施令,然后对岳母说,“以后咱们一家人一起去种地,我们也想闻闻庄稼的味道,闻闻父亲的味道。”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