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的“魔术”

   发表于:  2014-3-14   阅读:1240次

作者:梁阁亭

  故意用靴子踩得脚下的雪咯吱咯吱作响,克鲁斯内心无比烦躁,心情坏到了极点。昨天,维持了7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妻子红杏出墙,却恶人先告状,将自己告到法庭,还用虚假的伪造证据骗过了法官。房子判给了对方,这还不算,竟然连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也被给了对方。宣判的那一刻,他的脸变成了酱茄子,让女儿跟着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他真的很担心。

  雪上加霜的是,今天上午,老板把他由车间叫到办公室:“克鲁斯,明天你就不用穿我们公司的工作装了。”那一刻,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一份得心应手的机械加工工作他已经干了10多年了。经济环境不好,自己又没有学历,失去这份工作,自己以后的面包又在哪里?

  在一个小酒馆里,克鲁斯狠狠地把一瓶烈酒咕咚咕咚灌进胃里。真的是灌,一口气,没有丝毫的停歇。在酒馆里待了一会儿,他开始脸发烫、头发热,眼皮开始打架,双手却不自觉地蜷缩着,有点冷,有点麻。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窗外雪越来越大,白雪皑皑,不见归路。郁闷的克鲁斯眼前一片白茫茫,内心也一片苍茫,“鬼天气!我就是个倒霉蛋!”

  低着头,慢慢走。一个空的红色可口可乐易拉罐出现在克鲁斯眼前,他想都没想,啪的一脚上去,易拉罐在空中划了一道抛物线,自由落体。“哎呀,什么东西砸着我了?”一个声音响起。

  克鲁斯咬咬下嘴唇,努力把上眼皮往上翻,终于看清前面有一个人跌倒了。呦,一定是自己的那脚“抽射”击中了他。“对不起……”克鲁斯踉跄着紧走几步,嘴里喃喃道,像是给对方道歉。

  对方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是一个老头。“小伙子,咋唉声叹气的,一定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他没有作声,算是对对方问题的肯定吧。

  “小伙子,我给你变个魔术吧。”老头伸开左手,右手从地上捏起一小撮雪,放在左手手心,然后五指合拢。几秒后,老头再伸开手掌,掌心的雪不见了。这算什么魔术?克鲁斯心里有些不屑,急躁地也从地上胡乱抓了一把雪,照着老头的方法做了一遍,雪花却没化,而且颜色发生了变化,看上去有些浑浊。

  “呵呵,小伙子,能闻到你身上的酒气。你肯定很纳闷,自己喝了酒,为什么掌心却化不开雪。我告诉你吧,那是我的心中有热度,你的心中却没有。”老人一脸微笑,“我不知道你现在正在经历什么不幸,但一切都会过去的。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20年前,有一个纽约富翁,在一场大火中,他的厂房被全部烧毁,妻儿葬身火海。这个富翁自己也因为在浓烟中时间太长,双眼失明。他想过死,也曾经沉溺于烈酒,但最终他选择了面对命运,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因为有一天,他突然醒悟:人活着就像屎壳郎推粪球一般,能推过去是生活,推不过去也是生活。小伙子,人都会经历痛苦,但我们不要把它放大。”

  “好了好了,我要走了,希望这个故事对你有所帮助。”老人蹲下身子,在雪地上摸呀摸呀,摸到一根手杖,口里吹起口哨,在欢快的音乐中,老人用手杖探路,一步步朝前走去。

  克鲁斯朝着老人走远的方向,“请问您的名字?”

  “约翰·爱德华。”老人已走出100米外,但声音却铿锵有力,回音十足。

  约翰·爱德华?好熟悉的名字。克鲁斯猛地想起前几天《纽约时报》中的一个真实报道中的主人公就叫这个名字,这篇报道就是刚才那个故事的真实版本。报道的最后,纽约第六大富翁、65岁的约翰·爱德华将自己东山再起赚的2l亿美元全部捐给慈善基金组织,用来帮助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