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一辆车

   发表于:  2014-2-22   阅读:1551次

作者:张峪铭

  过年的乡村,就像一个大型的车展馆。

  各色各牌各型的小车子,散停在乡村的各家门口。旧车擦得锃亮,新车披红挂彩。小儿绕着车欢天喜地,老人看着车喜笑颜开。家门口能停一辆车,谁不荣耀啊!

  买得起车是出外打工成功的标志。

  弟弟从高校毕业后也踏上了打工之路,初入社会像个无头蝇,东碰西撞的,曾经一度被人骗进了传销组织,搞得身无分文,流落街头。那种非人的生活至今让他想起还唏嘘不止。后来终于应聘到一家大型企业,成了西北区产品代理人,从此经济上翻了身。置了房,还买了一辆普桑,算是乡村最早买小车的人之一。

  真是乡村代有好车出,各领风骚只几年。今年隔壁的小光开了一辆崭新的奥迪车停在门前,弟弟的普桑显得黯然失色。

  小光比我小十岁,小时候别人老唆使他骂他私处有缺陷的爷爷。他爷爷一进屋,他就喊。一出门,他就跑。很是玩劣。小光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学生,我实在记不得了,但我肯定,他在初一只读几天,就辍学学了砖匠。他带着半生不熟的技术,随着打工的大流,到了天津,不想几年就发了。在天津不但买了房子,落下了女儿户口,还开了一装潢材料店,请了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当店长。

  他大大咧咧的,衣服领子打着卷,裤子拉链半开着,没有一点老板的派。那天他靠在奥迪边打着酒嗝与我聊天。他说公司从来就没有开个会,自个儿水平低,什么也不懂,全由店长负责。店长每年若有五百万的营业额和相应的利润,我就给他十万年薪。平时闲得无聊,就与别人打麻将。我问他发迹史,他简单明了,拍拍奥迪车说,有财大家发,什么都不怕。

  这话其实你懂的。难怪有人说,发财也要胆商。

  下村二呆子今年过年也开了一部大奔回来。小光说,他在北京捣古董生意不错,据说与京城里的喜欢古董的腕都很熟悉。二呆子当初做仿古家俱,真真假假的也糊弄了不少钱。后来不知怎么被罚得身无分文。再后来收了一张古床,卖了几十万,作为本钱,经营起真古董还算小发了一下。不过买这奔驰车子银行里欠了一屁股债。我嗤的一笑,卖车子欠债,那真叫一屁股债呀。

  中村的小祥开了一辆白色的本田回来。这我熟悉,他孩子丢在家里读书。他的车子主要是老婆一个包子一个包子捏出来的。小祥本是油漆工,这工匠技术含量不高,就是一把刷子走天下。如今用机器喷漆,什么人都会。小祥零零散散地接点小生意,赚的钱还不如他喝酒打牌。可他老婆在上海城乡结合部卖早点的小摊子红火得不得了。每天早中晚推着车往路口一停就营业,有时遇到城管推着车往路边一靠就没事。虽然起早贪黑的,但一年十好几万进账,让她仍乐此不疲。

  上村的黑子因经营不善与人合伙开的公司濒临倒闭,将十几万的雪弗兰卖了,换了一辆二手的奇瑞开回了家……

  一辆小车,肯定都有一个打拼的故事。这故事里不可能没有生活的酸、甜、苦、辣。

  大年初二,我家门前的水泥公路成了车子走秀的T型台。这是李木匠大儿子开的夏利,这是大强家小狗子开的朗逸,这是小成子女儿开的宾利……村里已有218辆小车。将车停在我门前与我打招呼的小峰,用手支着车门数说着驰过的车子。

  看着从我面前呼呼而过的车子,我脑中想像着218个打工故事。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