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开出小雪花

   发表于:  2014-2-19   阅读:1925次

作者:张丽钧

  一位母亲,拿她儿子的作文给我看。孩子读小学五年级。最近写的一篇考场作文被老师判成了不及格。

  那是一篇要求描写植物的自命题作文。孩子拟定的题目是《文竹开出小雪花》。孩子写道:刚入冬,他家的文竹就开花了。梦一样的叶子,点缀着一朵朵精致小花。那花儿,太像雪花了!白色,并且,不多也不少,刚好就是六个瓣呢!把鼻子凑过去闻一闻,嘿,居然是水蒸气的味道!文章的结尾,孩子是这样写的:“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落在了我家。”

  我跟孩子的母亲说,单看结构与表达,我觉得这篇作文写得确实不错;但是,我没有看见过文竹开花,——文竹会开花吗?这是不是杜撰啊?……孩子的母亲一声接一声地叹起气来。她说,那天,孩子把试卷拿给她看,她觉得这篇作文写得非常好,却不知道为何阅卷老师不欣赏。她让孩子拿着试卷去问老师。老师说,这篇作文最失败的地方就是胡编乱造。老师告诉孩子,她自己也曾养过多年文竹,可是文竹压根就不可能开花,更不可能开出“有水蒸气味道”的“雪花”。孩子申辩说,他家的文竹就是开花了,花朵就是有水蒸气的味道,不信的话,他可以把花搬来给老师看看。老师更加生气了,认为孩子是在为自己的错误狡辩……孩子的母亲气愤地拿出手机,给我看她为开花的文竹拍摄的照片。我于是惊讶地看见了孩子在作文中描写的那一幕。

  ——文竹开出小雪花。这是一个小学生给我们上的多么生动美妙的一课啊!

  可是,为什么我以及孩子的老师一上来就不由分说地怀疑孩子是在“杜撰”、在“胡编乱造”呢?

  我们那么跋扈地相信着自己的感觉,断然将自己的孤陋寡闻当成了否定他人的铁证;我们喜欢用呵斥的口吻跟小孩子说话,把居高临下地向孩子宣布正确答案视为自己不可撼动的角色定位。

  或许,在某时、某地,我以及孩子的老师,都曾与开花的文竹擦肩而过。然而,我们的倨傲使我们忽略了这美好的一幕。那么细碎的花朵,那么寒素的颜色,那么寡淡的香味,我们断然让自己的目光滤掉了这一切;惟有孩子才会欢呼着扑过去观赏那一场落在梦一样的植物上的“迷你”白雪,惟有孩子才会兴致勃勃地一瓣瓣点数那小花朵上更小的花瓣,惟有孩子才会生发出文竹花朵的瓣数恰等于雪花的瓣数的奇妙联想。

  成长,在赋予我们知识、经验、眼界、力量的同时,也强塞给我们了一些不讨人喜欢的“搭售品”——偏狭、自负、倨傲、麻木……苍天怜惜我们这些无趣的人,派孩子来拯救我们乏味的心灵,通过孩子“目光的第二次给予”,我们看到了被我们粗心忽略的种种,更看到了“美”在这个世界上富丽多彩的栖止方式。

  ——文竹开出小雪花。这雪花,可映亮了你的眼与心?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