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方知情重

   发表于:  2014-1-24   阅读:3755次

作者:梁阁亭

  1953年9月23日,58岁的他突发脑溢血,三天后,他走完了艰难求索的一生。临死前,他的手捂住裤兜,兜里是一块古旧的怀表。几月后,消息传到她的耳中,她禁不住怆然泪下:“终究,他还记得我们曾经爱过。”这块怀表是30年前,她每顿少吃半碗饭,一粒米一粒米地攒出钱来,积少成多,买了这块表给他。

  18岁那年,她已经出落成一朵安静隽秀、兰心蕙质的女儿花。在自己家中,当她第一眼看到他,就对他的气质和才华产生好感。此时,遵照父母之命,她已被许配给了苏州望族查家的二公子查紫含。未婚夫查紫含就在她父亲任教的大学里上学,有一次为了考试,查紫含请求未来的岳丈蒋梅笙提前给自己一张考试卷子。无品无志无骨气,这样的未婚夫让她对未来的婚姻产生强烈动摇。

  勤奋好学,才华横溢,个性十足,他的形象在她的内心不断丰盈,好感转化成爱慕,爱慕转化成痴恋。终于一天,她选择了一种激烈的改变人生轨迹方式,那就是和他私奔,目的地是日本。爱,让人不管不顾;爱,就不要错过;爱中的女人,心中只有一个情字,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其他,不过是浮云。

  客居日本,他虽有才气,但终究只是一介书生,美术造诣和名气都还远远不够。一日三餐,突然间成了生活的头等大事。两个年轻人蜗居在一家叫“下宿”的旅馆里,尽管她不买衣服,不买鞋子,心甘情愿和丈夫受苦,可不到半年,钱还是花光了。她硬着头皮到并不太熟的领事家借钱,到了领事家,领事夫人很热情地和她聊天。她几次想把借钱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话到嘴边,很难出口。她其实是个很内向腼腆的女人,第一次求人,生怕下不来台,最后,当她走出领事家门,她也没有说出借钱的事。回到家里,她就扑在他怀里,哽咽着说:“对不起,我没有借到钱。”他抱着她,苦涩的滋味,在心头蔓延着。那一夜,他们没有吃饭,互相用体温为对方取暖,两颗心灵相互慰藉。可是,他们是幸福的,在最困苦的时候,没有抛弃,没有放弃,在爱的滋润中,两个人挺过了生命里的严冬。

  可以共苦,不能同甘,人生的玄妙让人不得不发出感喟。他的才华一天天展露,生活不再颠沛流离,但两个人却在对待艺术的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他可以为艺术献出一切,她更愿意要一份踏实的安全感。这一切,很难说是谁对谁错。开始吵架,先是一道裂痕,然后慢慢地被撕裂、放大,最后竟然到了相顾无言。他的视野里有了另外一位女生,家之大厦将倾。“我从十八岁跟他浪迹天涯海角,十多年的时间里,不但不曾得到他一点照顾,反而受到无穷的痛苦和厄难……”,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头受伤的小鹿,选择了另外一个肩膀去依靠。1949年,她去了台湾,和另一个男人。

  多少年后,两人已成陌路,她仍然珍藏着他的一幅画,当别人告诉她:“他的一副画可以卖到上千万的。”她轻轻摇摇头:“和钱无关。”爱过方知情重,她后悔过吗?答案在她心中。

  他的名字叫徐悲鸿,她的名字叫蒋碧薇。

评论 【共计:1 楼/1 条】 我要灌水
回复   #1
简佳   2014-01-26 11:05   
文章很好。就是倒数第二段的他和她让我觉着很诧异。仔细阅读,发现并没有分清楚。他和她。。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05067795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