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习惯

   发表于:  2013-12-29   阅读:2051次

作者:查一路

  在一个瓜摊旁,我三次试图说话,话还没说到一半,都被卖瓜的妇女堵了回来。她啪啪啪,唾沫四溅,声浪如江河奔流,将我驳得体无完肤。

  我只好叹气。心里很烦,其实可以转背就走,不买她的瓜。但面对的显然是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妇女,我必须宽容待之,大度处之。我忍着,一直忍到她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她妹妹给我送瓜。路上,我问她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她说这是她姐姐的习惯,就因为这个习惯她姐姐不停地被解雇,最后一个工作是给一家单位打扫卫生。即便这样的工作都没法干下去。原因是与人对话时,别人一句话未完,就被她打断堵了回去。她就这样,这是她的习惯,我们也习惯啦!她妹妹说。

  熟悉的人习惯了,顾客可不习惯。在满地西瓜的这个季节,像我这样能够忍受一位卖瓜者的坏脾气的顾客,毕竟很少。果然,她的面前,瓜堆得像一座小山,她从小山后面露出半边脸,恼怒不平地看着众人——她的瓜基本卖不动。

  又是一个被习惯俘虏的人。生活中,我看到很多被习惯俘虏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在抱怨别人不能“习惯”自己的“习惯“。一个不知道反思的人,一个因为习惯而在生活中不停遭遇着失败的人,还是一味原谅自己的习惯,必然成为生活的失败者。将终身伴随着消化不良的愤怒、怨恨、委屈和不平。

  几天前,我表弟跑来跟我说,他又准备跳槽了。我一反温和的常态,犀利的目光扫过去,他自个儿先软了下来,只得承认,又被人炒了鱿鱼。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还不是因为,因为那个习惯。

  他习惯于不停地挠头。这种动作搁在其他人身上并无大碍,大不了让人见了,头皮也跟着痒痒。但是,作为一名厨师不停地挠头,就让人联想到头皮屑的去处。因为这个习惯,他不停地被解雇。又不停地原谅这个习惯。宽容和放纵发展到最后,他不再遮掩,而是取下大帽子,经常一番龇牙咧嘴地舒畅大挠。

  “改不了!你说都成了习惯了怎么改呀,如果改得了就成不了习惯了。”这是他一贯给予“习惯”的辩护词。

  我让他看着我,问他,在这说话的三个多小时,我的手有没有去挠一下头。他说没有。我说,不挠头也是一种习惯。我说,成功者是因为能够改变习惯而开始日臻完美,失败者是因为迁就习惯而最终乏善可陈。他听了,红着脸走了。

  现在,听说他干得很不错。因为他养成了与挠头相反的另一种习惯。他俘虏了习惯,而没有被习惯俘虏。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