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和米

   发表于:  2013-12-29   阅读:1352次

作者:查一路

  油和米,让我们回味刘欢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嘹亮的歌声。可是,把“油和米”放到厨房里,就变成了生活的担子,沉甸甸的。

  我父亲在世时,一直担心我“油和米”的问题。十岁以前,我的工作是,不遗余力地往邻家的屋顶上扔石子,兼用一块小木板盖周围人家的烟囱。鉴于我如此没出息,父亲认为我成年之后生活将发生困难。原以为这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孰料,父亲临终前,把我两个姐姐叫到跟前,嘱托,我一直担心你弟弟长大后“油和米”的问题,他当农民,米可以自己生产,油盐钱呢,你们每月能不能提供一点?我两个姐姐竟然含泪答应。可以想象,我多么受伤。我父亲关心的“油”,当然不是“石油价格”,他老人家再有预见性,也预测不到三十年后的油价高企。他之所指,是食用油。

  如今,我已是食有鱼,居有竹,行有车(出租车)啦,这样说,并不是我在父亲的预言面前沾沾自喜,说自己多有出息。于心何忍?毕竟当年父亲为我的“油和米”死不瞑目。我只是想说,时代在发展,物质文明的进步,让我这种人也能够把“油和米”当作形而下的问题,不予考虑。

  岂止是我,这里还有一段新鲜的传闻。江南山高林密,附近山区有个村子,曾经闭塞贫困,不但“油和米”是大问题,甚至村民们不知道哪一天是春节。年关将近,村里每天选派一人到山外听鞭炮声,鞭炮声隆的那一天,就被当作春节来过。而如今,这个村子已通了互联网。

  不过,在经济大潮的波峰浪谷里,“油和米”也会时时跳出来,骚扰贫民。在肉价高企的日子里,我所住小区附件的菜市场肉案后面一位黑黑的大嫂,操刀行人大呼:“我肉好!我肉好!我是黑猪!”吆喝声逐浪走高,问津者仍寥寥无几。

  讨论“油和米”,总有一群人会发笑,这实在是个穷人的问题,没有“油和米”的,是穷人,大呼我有“油和米”啦,仍然是穷人。富人耸耸肩、撇撇嘴,对此表态是“何不食肉糜?”今年上半年,我给一群大学生上《会展文案》课程,有个奢侈品博览会的案例,其中提到“中国四千富豪,两天出手2个亿。”话音未落,教室里一片骚乱,大学生捶翻了桌子。他们连学费也交不起,干嘛另一群人又是跑车又是私人飞机?

  此后,遇到类似的问题,我避而不谈。类似的博览会和数据,比花花绿绿的经济学原理来得直观,他们比我当年听到父亲的遗嘱更受伤。毕竟,现代社会,没有几个人满足于“油和米”的温饱了。

  而我倒愿意从积极的方面看问题。在一个竞争社会,一不努力,一不小心,就会不知不觉沦为穷人。传统意义上的“油和米”解决了,现代意义上的“油和米”又将成为问题。现代社会,没有一劳永逸的得与失。

我要灌水:

Powered by Emlog   Designed by Hesan   浙ICP备13032553号-1     青春阅读——让心灵更自由!